第472章 种什么因,结什么果

文 / 华山弃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472章种什么因,结什么果

    “行了,不管怎么说,现在都已经是雨过天晴了。老于,你这几天还是要多盯着点,万一股价波动的太厉害,我们就要考虑入市干预。另外,下午下班都别走,晚上咱们在顶楼的宴会厅聚餐。”

    胡杨觉得这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

    也不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老对手倒下了,他通过这件事还看到了整个汇嘉系所有人员的团结和高效。

    他坚信,自己拥有这样一支人才队伍,任何外部的力量都别想把“汇嘉系”打垮。

    晚上聚餐,胡杨不知不觉又多喝了几杯,回到家便沉沉睡去。

    夜里十二点多,他的手机一直在响个不停,最终还是将他吵醒了。

    “喂,你好。”

    迷迷糊糊的按下了接听键,胡杨“喂”了一声之后,电话那头半天都没有动静。

    他以为是谁在搞恶作剧,正准备挂机,听筒里传来了轻轻的啜泣的声音。

    “婷婷?”

    胡杨瞬间清醒了过来,他可以感觉到打电话的人是苏婷婷。

    “胡总,呜呜呜,我父亲出事了。他前两天还说要来北美看我,结果昨天在出关的时候被扣了,安总也被抓了。”

    此时的苏婷婷,是一个孤独无助的女孩。胡杨隔着遥远的距离,甚至都能感觉到她在瑟瑟发抖。

    如果从一个家庭的角度出发,苏婷婷的家庭无疑已经破碎。

    可是,苏城这么些年在外面做了多少坏事?又拆散了多少家庭?胡杨清晰地记得,当初安康保险甚至想夺了他初创不久的汇嘉控股。

    从巧取豪夺到违规发售高息理财产品,再到卷着资金打算跑路,苏城和安知晓罪孽深重。

    “婷婷,我不太会安慰人,你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就说出来,我会安静的听着。”

    作为苏婷婷的朋友,胡杨只能让自己变成一个安静的听众。他无法当着她的面评价苏城,他不想再刺激苏婷婷。

    苏婷婷一边哭着一边说了很多,包括她幸福的童年,长大以后的叛逆,等等。在她的眼中,苏城是一个好父亲。

    “婷婷,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必须面对现实。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胡杨耐心的听她诉说完,然后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听说安康保险已经被接管,我父亲在北美这边购买的资产以及投资的股权等,很快就会全部卖掉。今天傍晚的时候,还有人给我打电话,希望能够把父亲转移到我名下的资产交出去。

    胡总,别人不知道,你可是知道的。我在北美创业之初,没要过父亲一分钱。后来还是他来北美看我,给我的公司投入了1亿美金。除此之外,我手里就剩下刚刚卖出的股权获得的13.5亿美元。”

    苏婷婷毕竟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小姐,苏城从小到大把女儿保护的太好,以至于在遇到突变之后,她既无法面对又惶恐不安。

    “嗯,怎么说呢,我建议你把之前的一亿美元给安康保险打回去。你父亲所说的投资显然是开玩笑,他可是连协议都没签订哦。至于投资的收益,绝对属于你自己,你留着吧。”

    胡杨的建议其实也是有失公允的,没有苏城的一亿美元,苏婷婷根本无法和胡杨联合收购

    但苏城很聪明的没和女儿签协议,最多苏婷婷把款打回去的时候,再多支付一笔利息。

    如今,苏婷婷精神世界里的擎天柱倒了,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变数。如果手上能留下来这13.5亿美金的财富,最起码可以让她做到一辈子衣食无忧。

    这就是胡杨的私心。

    “我还是喊你阿杨吧。阿杨,我是不是回不去了?就这么在外面漂泊一辈子?”

    苏婷婷虽然社会经验不够丰富,但她又不傻。苏城和安知晓牵扯到多大的事件当中,她心里多少都有一些数的。

    胡杨无以对,他能说什么?

    “好了,阿杨,你那边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吧?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提前就听到了风声?否则,你为何突然疏远我?”

    “婷婷,我很抱歉!”

    胡杨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问题,他也不屑于编织谎去欺骗对方。因此,他的一句抱歉,还是表明了他的态度。

    “哎!阿杨,我要挂电话了。我现在的心很乱,等过些天我能平静下来了,再和你联系吧。晚安。”

    苏婷婷挂了电话,胡杨却睡不着了。

    匆匆数日,汇嘉系旗下各家上市公司的股价都已经企稳,正运行在各自合理的区间内。

    安康保险的案情又有了新的进展,有关部门从安知晓的家里和办公室中,搜出来各种有价证券、房产证、银行存款,数额高达12亿元。

    这里面的大部分资金,都是他利用总经理的职权,直接从公司侵占的。

    苏城被带回来之后,倒是很配合有关部门针对他的调查。他也积极协助有关人员,将转移到北美的资产甩卖变现,然后转回了国内。

    但是,对于很多指控他都不认账。他一口咬死自己并未参与企业经营管理,有很多事情都是安知晓自作主张。

    而令有关方面最恼火的就是,安知晓居然主动承担了绝大部分的责任,坚决不肯咬苏城。

    安知晓想得明白,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经手的,反正一个无期他是跑不掉的。因此,他就破罐子破摔,主动为苏城开脱。

    当转移出去的资产都得到了有效的处理之后,有关部门不得不解除了针对苏城采取的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苏城暂时恢复了自由,但必须上缴护照,不得出国。

    他现在没空理会能不能出国的问题,出去了又能怎样?他之前转移出去的资产已经没了,去国外肯定没有好日子过。

    苏城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一个澡换身衣服,好好的去去晦气。

    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苏城马上给苏婷婷打了一个电话。

    “爸爸?是你吗?你没事了对不对?这些天我可是担心死了。”

    苏婷婷还没等到对方开口,就已经猜出了对方是谁,有时候血脉的联系真的很神奇。

    “婷婷,你还好吗?听爸爸说,你自己赚了10几亿美金,你一定要留在手里慢慢花。不要再去搞投资了,你现在已经输不起。另外,忘掉胡杨吧,他注定成为不了一个好丈夫。记住,别回来!”

    苏城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突然,他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阵刺痛。眼前的亮光逐渐远去,他感到自己已经被黑暗包围,然后就倒在了地下。

    “爸爸?爸爸!”

    苏婷婷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响动,喊了几声都没有反应,她就赶紧给四叔苏博文打电话。

    苏城的家里其实还有好几个工人,不过他在书房里打电话,工人们一般是不被允许进入书房的。

    苏博文接到侄女的电话,第一时间打到了苏城的家里,这才有工人上楼去查看。

    苏城就倒在书桌前,椅子也翻倒了,手机就摔落在不远处的地下。

    工人赶紧打电话喊救护车,苏博文也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然后苏城被送往了医院。

    四个小时以后,苏家发出了讣告,苏城因为突发心脏疾病,于2004年7月21日下午15点37分,在医院病逝,享年56岁。

    次日,胡杨得到了苏城病逝的消息。

    苏家在第7天低调的举行了苏城的追悼会,这一天,苏婷婷最终也没有回来。

    胡杨也没有参加苏城的追掉会,无论是他亲自去还是派人送花圈,都不合适。

    这天,陈嘉霖来到投资大厦,和胡杨商量第三生产基地的事情。

    刚进办公坐下,陈嘉霖就说道:

    “胡老弟,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咱们偶尔也可以唯心一下。就说这苏城,他坏事没少做,但安知晓却愿意一心一意的替他顶雷。这不刚解除强制措施回到家,人就没了!这么想想,我的后背都发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且看苍天饶过谁!”

    苏城的突然死亡,也未必是坏事,最起码挽救了摇摇欲坠的苏家。

    现在针对安康保险的调查已经进入了尾声,大部分的罪责安知晓都一个人扛了下来,不出意外的话,他大概会得到一个无期并没收全部个人资产的结果。

    针对苏城的暗中调查,也完全停止,人都没了再调查也没有意义。

    苏博文调离了鸿达资产管理公司,给了一个养老的职位。这也就是看在苏城死亡的情况下,否则,就凭苏博文明里暗里做的一些事情,一个撤职处分是免不了的。

    苏家的其他人也没有受到牵连,反正安康保险再也和苏家没有了任何关系。

    “种什么因,结什么果。种了最坏的因,就一定会结出最坏的果。万事万物,概莫如是......”

    华夏有句古话叫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其实不是唯心论,而是唯物论。

    至于某个人所说的,最好的因,也可能结出最坏的果,那才是唯心论,是屁话。(我的人生重置了..149149055)-- ( 我的人生重置了 http://www.lieshu.cc/76/7685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