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女友上门

文 / 华山弃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342章女友上门

    “老于,你对于深海腾飞上市的事情,怎么看?”

    深海腾飞在香江申请上市,无论是早前的许有年还是后来的夏冰,都给小马提供过很多帮助。

    而于洪波,也参与过其中的一些具体的工作。

    胡杨一直纳闷,为什么想深海腾飞这么好的企业,上市的时间却一拖再拖?

    “深海腾飞的问题,表面上看,依然是盈利能力无法预测。我觉得吧,最主要的问题还不在这儿,应该是很多人对于网络泡沫的破灭,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于洪波不愧是证券业的精英人物,他直接点出了这个问题的本质。

    “嗯,你这样说也很有道理。只是可惜了这么好一家企业,若是不能上市融资,未来的发展无疑会受到影响的......”

    胡杨微微一叹,让老于再多想想办法,深海腾飞的上市之路还得继续走下去。

    “胡总,其实也没那么悲观。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市场是健忘的,我相信,在世界范围内,大多数投资人会重新审视网络科技公司的价值。而这一天的到来不会很久,大概也就一两年的时间。”

    于洪波话锋一转,又开始安慰胡杨。

    胡杨手指轻点,笑着说道:“连你老于都学会给人灌鸡汤了啊?我不想要你的预测,而是需要你帮助深海腾飞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啥鸡汤?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老板,你放心,我回到香江以后,会利用手上所有的人脉资源,想办法让深海腾飞早日上市。”

    对于胡杨的安排,于洪波不敢怠慢。

    他如今在香江买了新房,银行里还有存款,每月的薪酬让很多人羡慕。这一切从哪儿来的,他心里很清楚。

    “好!我记住你说的话了。两年之内,深海腾飞如果能在香江顺利上市,我有重奖。如果,超出了时间,任务没完成,别说是你,就连夏总我都会给予重罚。”

    在胡杨的记忆里,小马哥的“深海腾飞”大约是在2004年中的时候,在联交所上市的。

    所以,胡杨发布了死命令,让夏冰和于洪波,务必要把协助深海腾飞上市,当成一件重要的工作来做。

    于洪波领命而去,胡杨又给夏冰打了一个电话,再次强调了这件事情。

    反正,胡杨能做的就这些,剩下的,还是要靠小马哥的真本事。

    中秋节,胡杨提前回到了羊城。

    今年的中秋佳节在九月末,北方很多地方已经进入了秋季。不过在南方的粤省,还感受不到秋意凉爽,天气依然很热。

    “爸妈,姐,这是我让人从香江带回来的月饼。回头你们尝尝,要是好吃,以后每年的都从那边买点。”

    中秋节前夕,夏冰特意按照胡杨的吩咐,从香江送过来几盒月饼,其中有“美心”和“荣华”两种。

    “杨杨,许总已经让人送来了好几盒‘趣香楼’的月饼,你又带回来这么多香江月饼。就我们这些人哪能吃得完哦......”

    老娘李桂香笑着说了一句,开玩笑的成分居多。

    “妈,你不知道,美心和荣华的月饼都很好吃的。对了,杨杨,我之前听同事说过,香江有一种冰皮月饼,也很不错,你咋没买一点回来让你姐尝尝?”

    胡悦爱吃零食,爱吃甜食,她产后到现在,身材恢复的不怎么理想,还是有些偏胖。

    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嘴巴。

    胡杨过了一小会儿,才反应过来,胡悦说的是哪一种月饼。

    “姐,我和‘冰皮月饼’的那一家公司不对付。他家的东西,好吃不好吃我都不会买。”

    这件事说来复杂,而且他也没法说,就干脆用私人恩怨做了挡箭牌。

    胡悦以为自己懂了,马上说道:“对,绝不买。那家公司既然是你的敌人,让他们少赚一分是一分。”

    “咳咳,月饼先放一边,反正是明天才吃。我给大家说个事儿,明天,也就是中秋节,咱家要来一位客人。妈、姐,到时候你俩可别拉着人家问东问西的,好不?”

    胡杨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带田思纯到家里来一趟。

    他也是被老娘问烦了,干脆让老娘见田思纯一面,安安她的心。至于,结婚的事情,胡杨暂时还没考虑。

    说他自私也好还是什么也好,汇嘉控股和汇嘉国际投资两家公司的股权,胡杨不准备跟任何人分享。

    财富的原因只占了一小部分,最关键的问题是,胡杨的产业布局,还没有彻底完成。

    “好啊,明天她来,我们肯定会热情、有度、礼貌、含蓄的接待你女朋友。”

    胡悦话里有话,胡杨假装听不懂,找了个借口就去了书房。

    “悦悦,你说明天人来了,咱们要不要意思一下?”

    李桂香的态度很认真,毕竟是儿子的女朋友第一次上门嘛。

    “妈,你别听杨杨在哪里胡扯。明天来的这位,是杨杨的女友不假,可我估计大概也走不到结婚那一步。咱可说好啊,别杨杨领回来个女人,你就给咱家传家宝给人家了。”

    胡悦不太清楚胡杨的私生活,但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以老弟目前的身份地位财富,他对于结婚的态度肯定是慎之又慎的。

    翌日。

    上午,李杰开车把田思纯送到了白云山脚下,胡杨的家里。

    田思纯对于今天到胡杨家里来做客,心中颇为忐忑。她觉得自己和胡杨的关系,还远没有到谈婚论嫁的程度,怎么就突然一下要见他的父母和亲人了?

    后来听完胡杨的解释,她才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点小小的失落。

    因为胡杨说,带她见见自己的家人,一方面想告诉他们,自己有女友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父母不要动不动的就催婚。

    “思纯,这是我爸、我妈和我姐。”

    胡杨的姐夫白天不在,他要下午才能回来。胡杨给田思纯介绍了自己的家人,然后又给大家介绍了田思纯。

    田思纯的表现倒不错,显得落落大方,向每一个人都问候了一句,说的话还中听。

    “小田,来,咱们去那边坐。”

    李桂香和胡悦,马上就把田思纯拉走了。

    胡杨一拍脑门,看来自己昨天和她们的约定,已经失效了。不用想,她俩把田思纯拉到一边坐下,绝对要开启“审问”模式。

    “杨杨,你妈和你姐,就问一问小田的基本情况,放心吧,她们不会失礼的。吃饭的时间还早,不如咱爷俩去下盘棋。”

    胡志广说完,也不管胡杨答不答应,拉着他就去了二楼的书房。

    套路,这绝对是套路!

    胡杨觉的,这一定是父母和姐姐提前商量好的。但已经这样了,他还有啥办法?只希望可怜的小纯纯能自个儿应付下来。

    “小心,吃你的马了。”

    “将军!”

    趁着胡杨心不在焉,胡志广连赢了五局。

    “爸,不下了。我下楼去看看,你自己在这儿背棋谱吧。”

    胡杨笑话推开了棋盘,转身走出了书房。

    结果到了一楼,就看见田思纯和老娘以及胡悦,正有说有笑,聊得很开心。

    晚上,等姐夫葛洪兵回到家,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了顿饭。中秋节,对于每一个国人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节日,被赋予了团圆的意义。

    而对于李桂香来说,今年的中秋,除了一家人团聚之外,还有另外一重含义。不管怎么说,儿子带女友回来过节,都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

    吃完饭,胡杨陪着父母,姐姐和姐夫聊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然后说自己和田思纯准备返回深海。

    “这么晚了还要回去?你们不如住下来算了。”

    李桂香开口挽留,家里的房间很多,多住几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妈,我明天一早还有事,等过些天我再回来看你们。”

    其实胡杨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他看出来田思纯不想在这边住下,就找了一个借口,和田思纯一起返回深海。

    一路上,田思纯的话不多,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思纯,你的甜品店生意怎么样?”

    胡杨没有问自己的母亲和姐姐,都和田思纯聊了一些什么,而是突然关心起她的甜品店。

    “还可以吧,反正铺面是自己的,没有房租的压力,我对于现状挺满意的。阿杨,我忽然有个想法,我想去读几年书,你看怎么样?”

    田思纯的家庭条件也不错,自身的条件也不错,唯一的缺憾就是学历不高。

    之前,胡悦就问过她是那个学校毕业的,搞得她很没面子。

    胡杨扭头看了一眼田思纯,发现她是认真的,便说道:“上学是好事呀,准备去哪里读书?国外还是国内?”

    国外当然没问题,国内随着99年以来各学校的扩招,胡杨想送一个人去读书,也不是很费劲。

    “还是在国内吧,我不想离你太远。”

    田思纯笑眯眯的看着胡杨,不打算远走高飞,免得过两年胡杨把自己给忘了。

    “那行,回头我帮你问问深海大学。”

    既然田思纯不想走得太远,那就不如呆在粤省。羊城有一些不错的学校,比如中大。深海的教育水平,相比羊城就差了一些,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本地院校,就属深海大学。

    如果没记错的话,小马哥就是深海大学毕业的。

    不过这事儿,胡杨倒没想过要去找小马,他准备亲自出马,去找齐向民。

    翌日。

    胡杨和田思纯一起吃过早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就给齐向民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说有事想见齐向民。

    “胡总,那你九点半到市里来吧。”

    秘书征求了齐向民的意见,齐向民答应抽出十五分钟的时间,和胡杨见个面。

    九点半,胡杨准时出现在了齐向民的办公室。

    “胡总,我本来还想给你打电话的。今年市里的专项资金已经到位,答应给你的财政补贴,你可以让人去办手续了。”

    齐向民对于胡杨的突然造访,有点小惊讶。

    自从胡杨在第二新通道投入了20个亿之后,他就没有再出现。齐向民对于那些到处钻营的商人不感兴趣,但也不希望人人都像胡杨一样,和市里保持着较大的距离。

    “好的,多谢您了。我今天来就一件事情,我想和深海大学建立合作关系,希望市里能从中牵线搭桥。另外,我打算给深海大学捐一批教学实验设备,也请市里一并和他们说说。”

    这笔捐款,当然不是因为田思纯上学的这件事情。有没有田思纯的事儿,胡杨都有这个打算。

    “哦?胡总还有这想法?这可是大好事啊。我代表市里,感谢胡总的捐赠。这种事情你放心,校企合作,深海大学是不会拒绝的。”

    年轻,有能力,还愿意支持教育事业的发展,齐向民对于胡杨的印象更加好了。

    “对了,胡总。过几天就是国庆节了,市里准备了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届时你作为企业界的代表,一定要来参加哦。”

    活动的请柬自然有专人去送,齐向民只是提了一句。

    “好的,我到时候一定会去。那您忙,我就告辞了。”

    胡杨又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辞。

    “张秘书,你代我送一送胡总。”

    齐向民很客气,还专门让自己的秘书把胡杨送到了楼下。

    “张秘书,请留步。”

    胡杨和张秘书握了握手,然后就准备转身离去。

    “胡总,你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尽可以来找我,我要解决不了,还有市里嘛。”

    张秘书说的话,其实是代表了齐向民。

    胡杨今天并没有说一些具体的事情,就连田思纯准备去深海大学读书的事儿,他都没有提及。

    张秘书其实就在暗示胡杨,有些台面之下的事情,可以跟他直接联系。毕竟齐向民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处理有些事儿,他出面并不合适。

    因此,他让张秘书送送胡杨,就等于暗示了胡杨,有什么要求可以告诉张秘书。

    “以后少不了要麻烦你,在这里我先说一声谢谢。对了,你和深海大学方面熟悉吗?我一个好友,想去读几年书。”

    直到此时,胡杨才提出来田思纯想去深大上学这事儿。(我的人生重置了..149149055)-- ( 我的人生重置了 http://www.lieshu.cc/76/7685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