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是不是我忘记了什么?

文 / 甜出银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龙斯尉看见安一言看着他的时候,那双眼眸里面已经澄澈了不少,再也没有之前那样的伤悲,就好像整个人全部都已经放下了。

    只是有一点,那就是安一言匆匆一瞥他的时候,多了些许迷茫。就好像是当初将他当作陌生人时候的样子。

    安一言挽住伊瀚洋的时候,目中亦有惊讶之色:“这个地方的人我感觉好奇怪啊,为什么他们都看着我们?难道我们才是这场典礼的主角?”

    她说完便笑了,一双眸子顿时便放出光彩。就好像是说一件惊讶之事一般。

    伊瀚洋也笑,甚至开起了玩笑:“我猜他们一定是感觉你很漂亮,又觉得站在你身边的我英俊非凡才会看着我们,以为我们郎才女貌,相配的很。”

    安一言被逗笑,捂着嘴笑出声来:“你说你拍你的电视就好了,还非要开什么公司。真是太迷人。”

    面对安一言就好像是笑话一样的话,伊瀚洋倒也反问:“你说我迷人,那有没有迷住你?”

    安一言笑得更是夸张,连连点头:“迷住了。”

    伊瀚洋知道那是安一言随口说的敷衍的话,将手臂环上她的脖子,将她拉到怀里面:“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跟我走吧。”

    不由分说将安一言拉走了。

    这一幕让身后的人看在眼里,龙斯尉拧着眉头看着这一切,一双眉目之间有化不开的惆怅。这个时候的安一言有些奇怪,怎么了?

    林熙雅自然是看见了龙斯尉的目光之中的忧心,挽住他的手臂,靠近他的耳侧:“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安一言忽然变了一个人?”

    龙斯尉转目过来望向她,皱起眉头并没有否认,就好像是在等着林熙雅接下来的一句话。

    林熙雅笑:“因为她的病情发作了,似乎已经将你忘记了呢。”

    说完,林熙雅便拿着手中的香槟离开了,只留下龙斯尉一个人怔怔地站在原地,忘了吗?后来突然便笑了,笑得无奈,笑得苦涩,还是忘了好。

    他也拿起香槟走向宾客,目光之中全然没有刚才的痛苦之色,就好像是根本就没有将什么情绪放在心里面一样。

    林熙雅看着他站在自己的身边,小声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如果时间就停止在这个时候,我倒是觉得很好,你看,我们之间都是刚刚好。”

    “你说什么?”龙斯尉并没有听见刚才林熙雅说的话,也就这样错过了一个机会。

    林熙雅收敛刚才的神情,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和你没有关系的,没事。”

    若是龙斯尉多问下去的话,说不定所有的一切都会不一样了,但是没有。

    龙斯尉现在心里面全部都想着刚才林熙雅告诉自己的,现在安一言已经忘记了他了,到底是真是假,也没有人知道。

    这场订婚典礼竟然结束的异常顺利,林熙雅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和龙斯尉竟然会这么容易就订婚了。

    “你赢了,我告诉你,安一言的一个病发症是什么。”林熙雅坐在龙斯尉的车里面,摆弄着自己的指甲,说话的时候还是可以听出她现在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龙斯尉转过头看她,满脸的疲惫,一双漆黑的眸子里面在这个时候苍老无比,“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概过去一个月左右,安一言的眼睛就开始失明,情绪也会越来越暴躁,心智也会下降。顺便告诉你一个秘密,这种病发症根本就预防不了,除非,你得到我的解药。”

    林熙雅看着龙斯尉的时候,目光之中流露出来欢喜:“所以说,你现在还有时间,一个月,一个月过后,病发症开始发作的时候,那就是解药也已经对她没有用了。还有,解药拿到的越晚,那么她的脑神经越发的脆弱,有些记忆的消失也就会变成永久的失忆。”

    林熙雅说出这个事情的时候,就好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在她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出来现在她有一点的内疚或者说是其他感情而言。

    龙斯尉捏住林熙雅的下巴:“多美的一张脸,多狠毒的一颗心。”

    咬牙切齿,但是却又是实在是发生的事情,对于龙斯尉的这个评价,林熙雅只是挑挑眉,根本也没有说些什么,甚至颔首承认。

    “那你接下去想要干什么,或者说你要怎么样才愿意把解药给我,继续赌吗?”龙斯尉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不快,问出口的时候甚至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竟然是在颤抖的。

    林熙雅却是摇头:“不会给你的,解药我是这辈子都不会给你的。不过我可以给你延缓并发症发生的时间,你知道的,我这种人就是这样,一旦发生的事情。我只会去加速它的发生。”

    林熙雅的目光之中带着丝丝的笑意,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无比的温柔,若不是因为她说出来的话是那样的狠毒,甚至不会让人知道这个时候的林熙雅会是这种人。

    龙斯尉目眦尽裂,看着林熙雅的时候有多么的怨毒,在这个时候他的内心就有多么的心痛,万一林熙雅说的是真的,那该怎么办呢?

    他甚至不敢去想象这一切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的。

    “林熙雅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龙斯尉抓住林熙雅的脖子,声音是忍耐到了极点的那种声音。

    林熙雅根本就不管自己心里的不耐,说话的时候带着笑意:“我想要干什么,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吗?何必还要问得那么清楚,再说了,你觉得我会不会真的告诉你?”

    龙斯尉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挫败过,甚至现在连保护一个自己深爱的人也根本就保护不了,他的双目之中只有万千的感慨:“是啊,你不会,林熙雅,你倒是说说要怎么样才愿意告诉我?或许我愿意永远都陪在你的身边,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换呢?”

    林熙雅摇头:“是你让我知道你的话不可以相信的,我甚至现在还记得当年你和我订下婚约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千方百计的想要解除婚约,我早就已经看清你了,所以怎么样都不可能的。”

    原来是这样,果然自己酿下的苦果自己就要吃下去。

    龙斯尉点头:“好,我知道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便算了。”

    等到回家的时候,安一言眨了眨眼睛:“我还是觉得那两个人好像很眼熟,总感觉我在那里见过他们。”

    伊瀚洋停车的手顿了一下,转过头来,好像哄孩子一样温柔:“可能是他们两个人太有名了,然后你在电视上面看见过两个人吧。”

    安一言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倒是在这个时候想起了安沾沾:“瀚洋,沾沾现在在哪里?”

    伊瀚洋微笑:“你出去的时候不是把他给张嫂带了吗?你忘记了?”

    张嫂是伊瀚洋家里专门带安沾沾的一个保姆,五年前的时候就在了,所以说安一言是肯定记得张嫂的。

    只见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面上带着笑意:“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我的记忆错乱了还是怎么样,感觉奇怪的很,脑子里面乱得不行。”

    伊瀚洋笑道:“你大概是没有睡好吧,今天早点睡就好了。”

    安一言应下,根本就没有发现伊瀚洋的不对劲。这个时候伊瀚洋是有私心的,不错,他已经下定决心是绝对不会再把安一言还给龙斯尉的了,就算是龙斯尉提着刀子来问他要,也是绝对不会把安一言还给他的。

    这是他的私心,也是他唯一做过的那么自私的一件事情。好像,他那么多年以来,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给了安一言还有安沾沾。

    这个世界一定是怜悯他了,才会给他这个机会。所以说,安一言忘记龙斯尉是不是就是这个上天注定的,他们两个人就是没有可能性?

    想到这里,伊瀚洋的心情好了许多,心里面似乎也是已经得到了解脱。

    并不再会为自己心中的那些愧疚而困住了。

    安一言到大厅的时候,安沾沾的确是坐在张嫂的身上在吃零食,看见安一言回来直接扑过去:“妈妈,你回来了?”

    安一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抱住朝着她跑过来的安沾沾,一双眼睛之中有些疑惑:“沾沾?”

    安沾沾抬起头,一双大眼睛里面全部都是疑惑:“怎么了?妈妈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你是不认识我了吗?”

    安一言摇头,笑道:“没有,我就是觉得好像很久没有看见你了,你忽然之间就长成这么大了。还变胖了。”

    安沾沾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你一直嫌弃我胖呢,现在还嫌弃我。”

    安一言愣了一下,旋即抱住安沾沾解释道:“没有,妈妈怎么可能会真的嫌弃你呢?现在我只是感觉有些奇怪。你赶快去休息吧,妈妈想要和伊瀚洋叔叔说些话。”

    安沾沾皱着眉头,点了点头,然后双目带着疑惑离开了。

    “瀚洋,我感觉很奇怪。我明明记得沾沾才那么小,是不是我忘记了什么?”(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117117111)-- ( 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 http://www.lieshu.cc/46/46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