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隔阂

文 / 甜出银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安一言从头到尾都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只不过是吓唬他罢了。虽然根本就没有吓到,龙斯爵对自己实在是太过自信,同时他也十分了解自己,有些事情绝对不会做。所以不管安一言再怎么在这里胡编乱掐,他都不会相信。

    于是安一言就选择了放弃,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这人怕是被人利用了,这圈子里谁不知道我对你的专心,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来离间我们两个。不过倒是居心叵测,敢到我面前来班门弄斧,这个人怕是活腻了。”

    龙斯爵眼中藏着的冷意几乎能冻死人。

    安一言帮龙斯爵的怀里挣脱出来,无奈的叹气:“那你自己赶紧去查吧,我先下去了。”她还要去接儿子。

    黄烟不是什么大人物,她也藏不住东西。只是恐吓了一番,就像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忽略她口里那些穷困潦倒、无可奈何的生活,总结起来就一句话:这都是林熙雅安排的。

    给钱收买,出谋划策,为的就是让安一言心里起疑,达到破坏他们两个关系的目的。

    得知这些的安一言,不屑的笑了笑。如果她和龙斯爵的关系这么容易就被破坏,那她也不会待在这里,让人笑话。

    帮儿子整理好了要写的作业,安一言又想起了这件事,向着龙斯爵说道:“你的魅力还真不小,那林熙雅就只认定了你,还真是有福气。要不你将计就计,和她玩玩,反正帝剡只有这么一个公主,你肯定可以从她们身上得到一些好处。”

    原本还温馨幸福的氛围,就这么被安一言的三两句话给搅坏了。

    龙斯爵黑着脸,没好气的回复:“你男人是这种需要靠女人过活的人吗?安一言,我警告你,别在这里胡思乱想,不然有你好瞧的。”

    微眯的眼眸中透露着的危险,牢牢的锁住了安一言。安一言笑得讪讪然,一副没脸没皮的模样:“我说的是大实话,又没有骗你,干嘛这么大的反应。难道林熙雅不是帝剡的公主吗?她老子为她擦的屁股,收拾的烂摊子还不够多?要我看,你要是哄好了她,龙氏现在的困难肯定会迎刃而解,并且不费吹灰之力。”

    “我要是再不好好教训一下你,只怕是会反了天了!”龙斯爵大步跨坐到她的身边,然后将她推倒在沙发上。

    反应迟钝的安一言意识到了危险,也已经来不及了。白嫩的双手摸上他的胸口,用了吃奶的力气,也推不动龙斯爵一丝一毫。

    硬的不行来软的,她只能换一个方法。下一刻,誓死不从的安一言换成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蓄满可怜:“斯爵,你压到我了,很疼。先放开我……”

    两个人在别墅里亲亲我我,另外一边,却是冰火两重天。

    林熙雅怎么也联系不上黄烟,这让她愤怒。几番查找无果之后,林熙雅只能从别人的口里去获取那天的情况。可是大家零零星星、只言片语拼凑起来的经过,又怎么会比得上当事人说的呢?再者,传来传去,传了这么多人,有些东西已经彻底变了。

    “你又做了什么?不是叫你最近安分点,你这种模样怎么能成得了气候,只有被算计的份。”林博走进来就看到了气急败坏的林熙雅。他知道她做了什么,也正是如此,所以他才会觉得她是扶不起的阿斗,贴不上墙的烂泥巴。

    林熙雅对他也正在气头上,气他不给自己实权,舍不得那些股份。所以压根就不想搭理他,任凭林博在这里说了半响,林熙雅也没有回复一个字。

    林博一个人在那里唱着独角戏,还唱得挺欢快的。

    等他好不容易说完了,林熙雅才瞪着眼睛怒视他,说出了充满仇恨的话:“你身为我的父亲,从未为我着想,现在来管我做什么,是不是有点迟了?”她像是一个刺猬,浑身是刺,将关心自己的人扎得浑身是伤。

    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的女儿居然这样看待自己,林博一时间做不出反应,只是呆愣在原地。

    林熙雅看着他没有东西,以为是被自己说中了,然后大笑着。凄凉又可悲:“哈哈,被我说中了?我有什么办法,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站在我这边,我只能自己亲力亲为。不管做什么,我都要去尝试一下,免得到了最后,我什么也得不到,只能后悔。”

    她对龙斯爵,已经不是单纯的喜欢,更加不是刻骨铭心的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份喜欢已经变成了执着,不得到就不会善罢甘休的执着。

    执着成魔!

    回过神的林博,表情变得痛不欲生,不可置信袭上他的脸庞,浑浊的眼睛里都是受伤:“熙雅,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给你一个无忧的未来,可是我万万没想到,我的苦心经营在你的眼里,却一文不值。”他痛心疾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女儿为何会和自己离心。

    林熙雅却只把他伤心的模样当做假惺惺,不屑一顾:“好了,不要在我的面前装模作样,我看着恶心。也难受!有你这样一个表里不一的父亲,我还不如是个孤儿。”

    平淡无奇的话语像是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刀刃,将林博的心一刀一刀的剜开,还顺道洒了盐。

    父女俩心中的隔阂,只怕是永远也消除不了了。

    安一言约见了顾黎信,这次是经过了龙斯爵的同意了的。虽然说这件事的时候,龙斯爵的脸色非常难看。对于安一言的坦白,他还是很开心的。

    地点依旧是那个咖啡厅,人也还是他们两个人。

    在接到安一言的约会时,顾黎信惊喜万分,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压抑住自己狂躁的心情。

    等他到达咖啡厅的时候,安一言已经坐在了那里。一只手拿着汤勺搅拌着咖啡,另外一只手则是撑着下巴,眼睛看着窗外,眺望远方。

    怀着愉快的心情坐下,打招呼的语气都带上了几分雀跃:“一言,我来了,没有让你久等吧?”

    “没有,”安一言摇摇头,放下手臂:“我也刚到,给你点了黑咖啡,不知道你还喜不喜欢。”

    “我很喜欢。”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双眸盯着安一言。话说的话模棱两可,不知道他是喜欢她,还是喜欢咖啡。

    安一言只和他对视了两秒,就低下了头。手里搅动的频率也快了几分,语气里带上了一些不自在:“喜欢就好,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有点事情。上次和告诉我的那些……我很抱歉,我回去之后想了很久,仍旧不愿意相信。正巧我又看到了这个东西,所以去做了点调查。”

    从包里拿出那张毕业照,递给顾黎信。安一言心中充满希望,她觉得自己有能力说服顾黎信。

    顾黎信听她说的这些话,很不高兴。他父母的事情,他已经查了无数次,根本不可能出错。安一言却还是不相信他,这让他很不爽。

    不开心是不开心,顾黎信还是接过了那张照片:“一言,那些事情都是发生过的,你又何必在白费力气?我不会冤枉谁,我都是照着证据说话……”

    他的话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戛然而止,怎么也没有想到,龙华和他的母亲,居然会出现在同一张毕业照上。顾黎信知道,自己的父亲和林瑜瑾是相识在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工作之后。而这张照片,明确的告诉他,林瑜瑾和龙华相识更早。而且,他们很可能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安一言随即又给了顾黎信几张照片,那是龙华和林瑜瑾的合影。也是在学生时代,穿着**上的那套衣服,这只怕是同一天拍的。

    这些照片是事后安一言问肖老师要的,他作为班主任,自然是会存着一些自己学生的照片。

    顾黎信拿着照片的手在发抖,照片里的两个人情意绵绵,说他们没关系,又怎么会有人相信。这是真真正正的证据,颠倒了顾黎信一直以来所坚持的东西。

    安一言不知道他的心里活动,为了加深自己的可信度,她说道:“这是他们当年的班主任给我的照片,他不仅仅给了我这些东西,还告诉了我一些他们的事情。在学校,她们是一对人人羡慕的恋人,潇洒快活。可是好景不长,巨大的身份差距让两个人不得不分开,当时龙华还是一个小人物,而你母亲却是千金大小姐……”

    她说了很久,顾黎信也听了很久。

    “一言,你不用劝我了,这些事情,我会去再调查一番。”他怕他再听下去,自己始终坚定不移的心会动摇,自己坚持了十几年的东西,也会烟消云散。一旦烟消云散,那么他的坚持,就成了一个巨大的笑话。

    安一言目光忧愁,继续劝说:“我这不是想给你洗脑,只是想要告诉你,很多时候,你以为的真相,只是表面的一部分。”(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s..117117111)-- ( 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 http://www.lieshu.cc/46/46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