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好戏才刚刚开始

文 / 甜出银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里面的人久久没有回应,而阮清漓想要说的话也几乎说完了,就不再赘述。转身离开了书房。

    转身,走廊尽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乔茵茵,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阮清漓。

    如果不是在深夜,她真的是想鼓掌了。

    这样情真意切的表白,她一个女人都心动了,可惜,她一个字也不信。

    乔茵茵嘴里喊道:“精彩,精彩。”眼神里面却是慢慢的戏谑。

    阮清漓摊了这么大一个摊子,就是想陷害安一言而已,却不想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安一言一点损失都没有,她自己倒是被弄得遍体鳞伤的。

    乔茵茵道:“啧啧啧,看来,你的手段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嘛,没有打到狐狸反而自己这么丢人。”

    阮清漓微笑着看着乔茵茵,道:“打狐狸嘛,没必要一棒子打死,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死去,岂不是更好?好戏才刚刚开始。”

    不知为何,在她说那句好戏刚刚开始的时候,乔茵茵打了个寒颤。

    即使龙斯爵这样的态度,乔茵茵也明白,自己不会是阮清漓的对手,正巧这时候乔茵茵电话响了,乔茵茵一看来电显示,瞬间花容失色,也顾不得和阮清漓周旋了,赶忙挂掉电话回到主卧。

    阮清漓冷哼了一声,根本没打算将乔茵茵放在眼里。

    书房,忠叔关了灯出来,心里五味陈杂,不知道阮清漓这番话,该不该转告龙斯爵。

    听她的意思,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她自己一手策划的了。

    他就说,安一言来了龙堡这么久,安一言是怎样的为人,忠叔是清楚的,他不信安一言会是那样的人。

    想了想,忠叔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好了,这番话,龙斯爵没有听到是最好的,听到了,恐怕又会因为各种原因影响他和少夫人的感情。

    乔茵茵回到房间之后,电话不停的响,乔茵茵几乎是在关门的同时接通了电话,语气十分的不耐烦:“你究竟想干嘛?”

    宗向禹暧昧不清的回答了一句:“你。”

    饶是乔茵茵经历再多,也不免脸红起来。

    乔茵茵叹气,道:“我真的是没有钱了,我已经把能卖的东西都买了,你还想怎样?大不了我不让你帮忙了。”

    最开始宗向禹说他可以帮乔茵茵解决乔端的事情,乔茵茵不想惹得一身骚,就想着干脆交给宗向禹好了,反正也让他发现了。

    可是天下哪儿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自那之后,宗向禹就缠上了乔茵茵,想法设防的让她多出钱,各种威逼利诱加色诱。

    乔茵茵被他纠缠的不厌其烦,将自己全部身家拿过去之后,宗向禹还是说钱不够,乔茵茵干脆说自己没钱,要不就一拍两散。

    宗向禹道:“你想清楚了再回复我哦。”

    乔茵茵看着宗向禹神色里面的威胁,也不敢一下子说的太死了。

    乔茵茵狠狠捏着电话,若不是隔着一个电话,她真是想撕碎了宗向禹这个斯文败类。

    宗向禹不是不知道乔茵茵心里的想法,但却笑道:“没事,别着急啊,钱不够可以肉偿嘛”

    宗向禹说的话越来越下流,不堪入耳,乔茵茵厌恶的将耳机拿开了一点,突然就想到了安一言和阮清漓。

    乔茵茵若有所思的在心里盘算着,她们两个看起来都是冰清玉洁的摸样,任哪个男人看了,都是会心动的吧。

    想到这里,乔茵茵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对着电话道:“你要肉偿?我这里倒是有两个大美人,但是有没有本事睡到,就要看你的了。”

    宗向禹挑了挑眉,道:“哦?大美人?和你比怎么样?”

    乔茵茵道:“你见到就知道了,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两人最终达成了协议。

    睡到半夜,安一言被噩梦惊醒,窗外一个惊雷,就着微弱的光,安一言看见自己身后的人,吓了一大跳。

    龙斯爵睡的格外的沉,若是以往这种情况,他早就醒过来了,可是刚刚安一言明显蹦了起来,他却仍然睡的十分香甜。

    或许雷雨天气就是天然睡觉的好时光吧。

    安一言摸着自己快要跳出嘴巴的心脏,看着睡得安详的龙斯爵,心里五味陈杂。

    就在刚刚,这张恬静的脸庞还出现在她梦中,只是表情,那么的狰狞。

    她梦见龙斯爵手握一把手枪,步步逼近,狰狞着看着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恶狠狠道:“我要杀了你和你肚子里这个野种!”

    梦里也是大雨漂泊,安一言猛然惊醒,却发现龙斯爵就在身边,恍然有一种不知哪里是梦哪里是现实的感觉。

    她是和龙斯爵睡在一起,做了个噩梦,还是已经死了,来到了天堂,才会看见龙斯爵如此不设防的样子?

    想不了那么多,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既然如此这般,不如好好享受每一分每一秒,管他是梦还是现实。

    安一言按下心口的悸动,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起来照着韩可磊的嘱咐吃了一些对孕妇影响不大的药,然后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安一言干脆起身来,开始画自己的设计稿了。

    因为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其实安一言心中很乱,越是这个时候,她就越需要画笔来稳定自己。

    安一言以‘囚牢’和‘禁锢’为题,画了一套对应的首饰,不断的更该着细节,当一条完整的手链跃然纸上的时候,脑子里也不断浮现了这些天来的种种,画到最后,只差一点点完善的时候,安一言想起了入睡前龙斯爵的话。

    他说,我相信你。

    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安一言震撼无比,暖心的同时,心里的纠结更多了。

    这似乎,并不是她想要的。

    安一言自己也很矛盾,一方面,她其实并不喜欢看见龙斯爵和阮清漓眉来眼去卿卿我我,也没有心思去窥探他们的曾经,每当想到龙斯爵和那么多的女人不清不楚的时候,安一言心中是非常抗拒的。

    可是另一方面,若是龙斯爵对她稍微好那么一丁点儿,安一言都会觉得不自在。她感到惶恐不安,因为这样的结果,不是她想要的。

    囚牢和禁锢最终以温柔作为结尾,自然是百般不搭的,安一言泄气的将画笔扔下,这一夜的折腾,又白费了。

    最开始的时候,安一言心中雀跃不已,觉得这会是她这辈子最好的设计,画完了之后,却觉得活活的像个四不像。

    凌厉不足,柔性也不够,反而显得不伦不类的,让人好生挫败。

    安一言继续坐在桌前发呆,这时候龙斯爵醒来,发现身边没人,四处寻找,才发现安一言那丫头竟然光着脚丫子坐在桌前画画。

    龙斯爵本就朦胧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安一言,大半夜的,你干嘛?”

    安一言咬着笔头,抬头望向龙斯爵,呐呐道:“啊,你醒啦,我吵到你了吗?”

    这不怪她啊,这本来就是她的房间好不好。

    暖色的台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打在安一言脸上,给她整个人都润化了一下,不再看着满身都是刺的样子,龙斯爵起身,光着脚丫子,大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之上,不由分说的将安一言抱起来,放到床上。

    看着他步步逼近,安一言心扑通扑通的跳,耳根子也不由的泛红。

    龙斯爵将安一言扔进了柔软的被子里面,随机抱住了她,嘟囔道:“你不睡觉,我儿子还要睡呢。”

    安一言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心里那一点点涟漪慢慢的消散,苦笑了一声,看来还是想多了。

    安一言心情不好,闭上眼总是各式各样的龙斯爵出现在她面前,狰狞的,冷漠的,关怀的,恶狠狠的

    明明真实的人就在她身后,她却再不敢转过身去看一眼。

    后半夜安一言都没怎么睡着,感觉刚刚咪上眼睛,佣人就来敲门了:“少夫人,吃饭了。”

    安一言醒来,身边空荡荡的,早已没了龙斯爵的身影。安一言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她是习惯了龙斯爵神出鬼没的。

    难得的,阮清漓没有下来吃早餐,龙斯爵也不在,就剩乔茵茵一个人在那里。

    乔茵茵看着安一言慢步走下来,嘴角一扯,道:“呵,少夫人还真是难的伺候啊,都日晒三竿了,还要让人请才下来吃饭。”

    安一言看了看客厅挂着的钟表,也才接近八点而已,今天阳光却是实在的明媚。

    雨过天晴,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天气了。

    安一言并不理会乔茵茵的话,只自顾自的坐下吃早餐,秦嫂忙上前:“少夫人,粥有些凉了,我再给你热热吧。”

    安一言尝了尝,确实不怎么热了,却还是笑道:“秦嫂,不用了,这个温度刚刚合适,不烫嘴。”

    秦嫂见安一言这样说了,也就不再勉强了。

    乔茵茵被华丽丽的无视,很不爽,便道:“安一言,你知道吗?斯爵一放下筷子立马就去看阮清漓了,因为她身体不舒服。”

    乔茵茵那个得意劲儿,好像看的人是她一样。

    其实只要龙斯爵关心的不是安一言,乔茵茵就觉得很高兴。

    若是龙斯爵喜欢阮清漓,乔茵茵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他喜欢安一言,乔茵茵就忍不了。

    凭什么安一言能得到的,她却不能?(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s..117117111)-- ( 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 http://www.lieshu.cc/46/46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