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她的人生将不再圆满

文 / 甜出银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乔茵茵一边后退一边结结巴巴说道:“你你要干嘛啊别过来!”

    陆铭用深不见底的眼神盯着乔茵茵,乔茵茵心中发虚,终于受不住,脱口而出道:“好啦好啦!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在龙堡附近那个公交站,现在在哪里我也不清楚!”

    陆铭狠狠盯了乔茵茵一眼,没说什么就转身跑出去,立马给龙斯爵打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龙斯爵那边找不到人之后,准备撤回来派更多的人出去,却在一路找回来的时候发现了安一言的手机静静的躺在路边。

    龙斯爵一听见有人喊:“快看,那是不是少夫人的手机!”立马紧张的跑上前去抢过手机,打开一看,最后一个电话是拨给他的,当时他因为心头一时的作弄而没有接

    一想到这可能是安一言最后的希望龙斯爵心里骤然一紧,狠狠捏住手机

    她在最后关头想到的是自己而自己却

    龙斯爵眼里第一次露出了颓败之色,短暂的心痛之后,龙斯爵眼神变得更加阴狠。

    不管是谁,他绝对会让那个人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痛定思痛之后,龙斯爵开始静下心来观察周边的局势,如鹰般牟利的眼神一眯,晃眼看见旁边树枝上一抹碎布。。

    那是安一言裙子上的!

    带着人匆忙赶过去,看见地上一片挣扎过的痕迹,龙斯爵的心愈加的往下沉。

    不得不说,这个醉汉做事情还蛮谨慎的,他直接把安一言拖到了树林深处,这样即使路上有人经过,也不会听见这边的动静。

    期间安一言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能逃脱,反而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还让流浪汉没了耐心,直接将安一言身上的衣服撕扯下来,栓住她的手,堵住她的嘴。

    安一言不清楚自己有没有流泪,只觉得自己浑身都麻木了,脑海里一片空白,毫无作用的挣扎都像是条件反射似得,并不经过大脑。

    随着一声声撕拉的声音,安一言彻彻底底的感觉到了夜晚的冰凉。

    带着晨露的空气透过皮肤,融进血液里的每一个细胞,让人从身到心一片冰凉,仿佛置身于南极深渊之中,就此被埋葬。

    充满着酒气和长期没有洗过澡的各种汗臭味恶臭味扑鼻而来,夹杂着还有安一言把自己嘴唇咬出血的血腥味,在月色下显得尤为的光怪陆离。

    流浪汉贪婪的吮吸着安一言洁白的肌肤,在她光洁的脖子上留下恶心的口水印。

    安一言彻彻底底的感到绝望。

    这时候,安一言眯着眼睛看着月色。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可惜她的人生将不再圆满。

    那一晚和那个陌生男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在安一言看来并不是耻辱

    而今天

    就在安一言感到绝望之际,正猴急着不知道怎么解开安一言所剩不多的衣服的流浪汉突然猝不及防的像一旁倒了下去。

    身上被压着的重力骤然离去,然后安一言就感觉到自己好像被塞进了一个带着凉意的怀抱,凉凉的夜色也无法阻止那个人胸中的怒火。

    安一言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恍惚之间仿佛听见龙斯爵在说话,一直安抚着她,叫她别怕。

    龙斯爵轻轻的将安一言嘴里塞着的布拿出来,再将她手腕上缠着的绳子解开,看着白白嫩嫩的手腕上布满了淤痕,龙斯爵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感到心疼过。

    再看着安一言那双原本充满了熠熠生机的眼睛变得那般心如死灰,龙斯爵一边将安一言小心的抱进怀里,一边冷着声音吩咐手下将那流浪汉带回去。

    只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安一言已经到了温暖的车厢内。

    龙斯爵各种嘘寒问暖,安一言就是不说话,看的龙斯爵心里紧紧的疼。

    一声响雷闪过,夏夜的雨说来就来,在这一声惊雷的惊吓下,安一言好歹是回过了神。

    “啊”

    安一言捂着耳朵,身子不断的瑟瑟发抖,龙斯爵上前想要抱住她,安一言嘴里不断的喊着:“滚开滚开,别碰我!”

    龙斯爵心里苦涩难耐,却还是强行抱住了她。

    感受到熟悉的怀抱,安一言这才好了些许,安定下来之后,泪无声的落了下来,在龙斯爵怀里抽泣。

    龙斯爵简直不敢想象,他再晚去哪怕一分钟,会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雨下的非常大,不时的伴有闪电雷鸣,安一言一直紧紧攥着龙斯爵的衣角,一点儿都不肯让他离开。

    回到龙堡,忠叔上前来说出来的急,没来得及备伞,让龙斯爵先等一下,他命人回去取伞。

    龙斯爵看着怀里的安一言,整个身子都被汗水打湿透了,看着车门外的瓢泼大雨,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把衣服脱下来,将安一言小心的护好,然后冲进了雨幕之中。

    陆铭打龙斯爵的电话打不通之后便自己出去找了,由于对这边并不是很熟悉,他并没有找到安一言。

    之后和龙斯爵带的人马汇合之后,也没机会说乔茵茵的事情。

    乔茵茵这边在龙堡里面是坐立难安。

    她这下子知道慌了。

    一回想起龙斯爵知道安一言出事之后的那个脸色,乔茵茵就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她原本是想着,安一言被玷污之后,肯定是会被扫地出门的,那时候她坐上龙家少夫人之位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现在想来,这安一言没出事还好,若是真出事了,龙斯爵又知道她故意报了一个相去甚远的位置

    那她一定是死的透透的了。

    乔茵茵穿着性感非常的丝质睡衣,却是一点也没有旖旎的心情。

    乔茵茵来回的在客厅跺着步子,祈祷安一言不要出事。

    这份祈祷,不知道仅仅是因为害怕龙斯爵的怪罪,还是因为仅剩的那一点儿姐妹情分让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她自己经历的事情比这个还要糟糕,一方面,她希望看到安一言也经历这些之后,还会不会那么高傲。

    另一方便,正因为她自己经历过,她知道这有多残忍

    也许是夜晚注定是个让人心生柔软的时刻,乔茵茵第一次审视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这一切是不是她想要的

    没等乔茵茵纠结多久,一身雨水的龙斯爵抱着安一言进来了。

    忠叔在后面看着龙斯爵不管不顾的冲进了雨幕之中,自然也是没拿闲工夫等伞了,迈着不怎么矫健的步伐跟了上去,替龙斯爵照明开门。

    乔茵茵思绪被打乱,看着缩在龙斯爵怀里的安一言,不清楚她到底有没有被怎么样。

    乔茵茵凑上前去,极尽关怀的问道:“怎么样了?”

    这份关怀,若说有五分是演戏还有五分,恐怕她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了。

    龙斯爵根本没回答她的话,像是看不见她似得,直直的冲上楼去,因为走的急,安一言的脚还狠狠撞了乔茵茵一下。

    满鞋子的泥污就这样蹭在乔茵茵雪白的胳膊上。

    被彻彻底底无视的乔茵茵有些心塞塞,嘴巴委屈的吧唧了两下,强行将眼里的泪意憋了回去。然后回到房间自己收拾了一下,吩咐佣人起来熬了姜汤,给安一言和龙斯爵端过去。

    龙斯爵把安一言带到自己的卧室想要让她洗个热水澡,无奈安一言巴巴的捏着他的衣角,不肯放开。

    龙斯爵看着平时一脸绝强的安一言此刻竟像个受伤小绵羊似得依赖着自己,心里闷闷的疼,低声哄到:“乖,我就在外面,你先洗个澡。”

    安一言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龙斯爵宽慰似得一笑,摸摸她的头,站到了帘子外面。

    期间,乔茵茵来门口敲了好几道门,龙斯爵都没有应答。

    这不,乔茵茵又端着姜汤过来了。

    龙斯爵看着隔着帘子的绰绰人影,想了想走到门口,冷冷的打开门,吐出一句话:“没事儿别来打扰我。”

    乔茵茵满心的忐忑和担忧在这一刻变得恍然无存,心里发狠的想着安一言最好是被糟蹋坏了!才对的起她受的这些侮辱!

    脸上,受伤的神色却是一闪而过,柔柔道:“我吩咐人替你和一言熬了姜汤,喝一点吧,暖暖身子。”

    龙斯爵看了一眼身后佣人端着的姜汤,这才发现自己是关心则乱,竟然连这事儿都没有想到。

    接过姜汤,乔茵茵还想再说什么,龙斯爵冷冷丢下一句话:“她没事,不准出去乱说,没我的吩咐不要来打扰了。”

    说完便冷冷关上了门,乔茵茵的话就这样咽在了喉咙之中。

    身后端姜汤来的佣人低着头不敢说话,乔茵茵怒极反笑,强撑着笑意道:“听见了吗,少夫人并没有被强暴,谁要是敢乱嚼舌根子传了出去,就好好想一下自己的后果吧。”

    乔茵茵知道,这些佣人最是嘴碎了,通过她们的嘴,过不了几天,整个a市上流社会的佣人圈子都会传遍了!

    龙斯爵将姜汤端进房间之后,走到浴室去看安一言,却发现没什么动静。

    龙斯爵狐疑的站了一会儿,决定再等三分钟若还是没有动静的话就直接进去了。(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s..117117111)-- ( 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 http://www.lieshu.cc/46/46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