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你不就喜欢我用过的吗

文 / 甜出银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本来就因为龙斯爵的拒绝而一肚子怒气的乔茵茵恶狠狠的看着安一言手里的粥,指着忠叔说道:“你不是说没了吗?这是什么?”

    直接连称呼都省了。

    安一言看着忠叔为难的表情,灵机一动,不疾不徐的抿了一口粥,站都没站起来,对乔茵茵说道:“这本来就是我之前喝过的,叫忠叔帮忙加热一下而已,你要喝吗?”

    乔茵茵一时语塞,冷哼一声:“我才不吃你吃过的呢。”

    安一言在背后冷笑一声道:“你不是就喜欢用我用过的吗?以前是包包衣服,然后是男人,我看你为了一碗粥为难忠叔,还有是非要吃两口残羹冷不可。”

    一句话戳到了乔茵茵的痛楚,是,她家里比较困难,没办法承受她的物欲,以前安一言总是将自己的衣服鞋子什么的送给她,有的是用过一两次的,有的吊牌都还没撕。

    但她一方面受着安一言的恩惠的同时一方面又特别厌恶她那一副伪善的嘴脸,凭什么她安一言生下来就什么都有?以前有安家,现在有龙斯爵。

    乔茵茵被激怒,指着安一言道:“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安一言慢慢将温粥喝完,起身回到房间:“好了,你快去和龙少共度**吧,别待会儿那碗粥也没了。”

    说完也不管在一旁龇牙咧嘴的乔茵茵,自顾自复审起自己的设计稿。

    乔茵茵看着安一言手执画稿,清明的眼神在画稿上留恋,自然而然的高贵淡雅,刚刚的吃瘪或者是一直根植在灵魂的嫉妒,让她眼中迅速划过极为阴狠的光。

    暮然乔茵茵的眼神留在安一言的一只碳素笔上,就算整个房间铺满了画稿,但是这支看上去朴素简单的碳素笔却小心的放在专用的丝绒搁笔架上。

    乔茵茵眼中的阴毒达到鼎盛,一把抓过碳素笔,啪一下甩到地上!

    安一言在乔茵茵的手触到碳素笔的一瞬间就猛然收紧!

    “安一言我告诉你!你的设计这辈子都出不了名,就像你跟安显扬永远不会有好下场!”

    乔茵茵看见安一言蹲下身子去捡,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就不让她捡,一脚就将画笔踢到了门口。

    “不要!”安一言手脚并用的趴过去将笔捡起来,捡笔的同时。

    一双蹭亮的皮鞋出现在门口。

    龙斯爵本来在书房越呆越烦躁,最后心浮气躁走出,告诉自己他只是来欣赏那个女人因为自己没有答应归宁而落魄痛哭,却没想到看见这一幕,没有多想就伸手将安一言拎了起来。

    安一言根本没心思理会龙斯爵,握在手中的笔已经断成了两截!

    三步并做两步走上前去就是一个耳光扇在乔茵茵脸上。

    “这支笔也是你能动的?”

    ‘啪’的一声,一旁的忠叔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叫好。

    “你敢打我!”乔茵茵艳丽的容颜扭曲的厉害!

    论泼辣,乔茵茵够打三个安一言!

    “闹什么。”就在这时,被忽略的某人终于开口。

    乔茵茵一见龙斯爵来了,立马楚楚可怜道:“斯爵,这……这不关我的事,我不过是不小心把显阳哥哥送给一言的笔摔在地上了,她就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说话的同时,乔茵茵已经飞一般的蹿到了龙斯爵怀中,将自己柔腻软弱的身子挂在了龙斯爵的身上。

    龙斯爵看着安一言双眼通红的样子,脸色却煞白,甚至比自己不同意归宁更气血翻涌,淡淡道:“不就是一支笔吗?也值得闹,我龙家难道还买不起一支笔?”

    安一言嘲讽的笑了笑,是啊,不就是一支笔吗。

    可是显阳哥哥留给她唯一的东西了。

    乔茵茵看着龙斯爵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阴鸷的眼里闪过算计,然后微微抽离了龙斯爵的身子,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态道:“不是的,斯爵,这件事……是我错了,这是显阳哥哥送给一言的18岁生日礼物,一言可宝贝它了,从18岁开始就只用这一支笔作画。”

    安显扬?龙斯爵的长眉骤然挑起,目光低沉,正好略过安一言铺了了一桌的稿纸,所以这些画稿都用这只笔画的吗!

    拿到画纸的那一刻,龙斯爵不得不承认他有微微的被惊艳到,这样的设计天分,与知名设计师一点儿也不差。

    但相比这些画稿的惊艳,完全比不上安一言对那支笔的深切珍视的光芒。

    “而且,当时一言拿到笔以后,就主动亲了他的显扬哥哥呢。”乔茵茵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

    哗啦一下,龙斯爵猛然把手中的稿纸撕掉!

    只为抹掉安一言眼中只为这只笔存在的光辉!

    “龙斯爵!你干什么!”果然,安一言脸色大变!

    “什么?龙家留不下别的男人的东西!”龙斯爵冷鸷的声音响起!

    “不要动我的稿子!”安一言真的慌了,不管不顾的扑上去,但是她怎么能阻止比她高一个头的尊贵男人。

    画稿撕碎的碎片在眼前翻飞,龙斯爵撕碎画稿的画面就像慢动作一般,一刀刀在凌迟她的心。

    着自己辛辛苦苦画了两个月的稿子就这么被撕成碎片,安一言再也顾不得委曲求全,朝龙斯爵大吼:“你疯了!你凭什么撕碎我的画?你凭什么?”

    龙斯爵一把捏起安一言的下巴,俯视慌乱的收集稿纸碎片的纤细身影:“你说凭什么?”

    乔茵茵在一旁忍不住得意的笑,安一言,你这次就等着彻底被打进冷宫吧!

    安一言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突然,声音高了八个度:“你知道这是我花了多长时间才画出来的吗?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尊重?”

    龙斯爵看着安一言浓重的悲桑,眼底意外的一顿。

    “你当然不懂!”没等他回答,安一言自顾自的回答道:“你们这种人,我安一言在你眼里就是理所当然拿来践踏的!”

    安一言抱着自己被撕碎的画稿就往门外冲。

    “站住,你去哪儿!”龙斯爵带着怒意的声音传过来。

    安一言头也不回的道:“只要见不到龙少的地方,哪里都好”。”

    他是自大狂是吧?龙斯爵被这一呛呛得没话说,沉声道:“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道门,明天整个a市的头条都会是安氏再遇企业危机!”

    安一言往外冲的身影不得不顿住。

    “安氏拿到两亿注资是缓了一口气,但是市场上的合作者对于安氏都是抱着遑遑不敢贸然合作的态度,如果龙家放出一点消息,跟安氏合作就是跟龙氏为敌,你觉得安氏的下场会怎样?”

    安一言转身瞪大了眼睛看着龙斯爵,他手上确实拿捏着安氏的名门,生与死,不过是在他的一念之间。

    龙斯爵看着安一言不断发抖,却像瘪了气的皮球一样耷拉下去的肩膀。

    慢慢的安一言低下头去,她不发抖了,只是整个身影像是个被抽去灵魂的娃娃:“对不起,龙少,我以后再也不会在龙家画设计图。”

    龙斯爵看见安一言眼中虽然仍有万般的不甘都落下,泪光都隐藏的样子,两指挑起安一言的下巴,轻生道:“永远别打离开的主意,这里,你进的来,出不去。今后在龙家,你记住,你就是一个下人,伺候我高兴了,我或许会放安氏一条生路。”

    最后一把拽过安一言手中的断笔,啪扔到垃圾桶!

    乔茵茵装作惋惜道:“哎呀,笔不仅摔摔坏了,而且龙少还亲手扔了,没人敢捡回来吧。真是可惜了呢。”

    可惜两个字却落在她得意的笑意上,安一言别过视线。

    “忠叔,明早我要喝薏米莲子粥哦,记得叫下人准备好……”乔茵茵顿了顿,继续道:“不对,明天一早做头发,一大早就要出门,那时候佣人都还没起来呢,要不一言,就麻烦你早上起来帮我熬一下粥好不好?”

    “乔小姐,熬粥的事是我们下人的本分……”忠叔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哦,是吗?我怎么听斯爵说她就是个下人呢?再说了,我就想喝个粥而已,一言你会帮我的对吧?”乔茵茵看着安一言。

    忠叔上前要和乔茵茵理论,安一言伸手挡住了他,淡淡道:“我会的,现在,请你出去。”

    “那就拜托一言咯,我明早七点出门,提前一个小时把粥熬好哦。”乔茵茵带着胜利者的喜悦:“如果不是你亲自熬的,我可不敢保证龙少会不会生气哦。”

    “少夫人,明天我会跟秦嫂把粥熬好,您不用操心做这些事情。”忠叔在乔茵茵走远,对安一言说道。

    “忠叔,你不用管了,你也先去休息。”安一言干净说道,她真的,疲惫极了。

    忠叔本来还想帮忙,在安一言的坚持下也就退出去了。

    安一言看着自己手里碎掉的画稿,画稿每天就是截稿日期,这些天她的生活天翻地覆,也没有留存底稿。

    小透明设计师却还无视截稿日期,本来就是设计师的大忌。

    安一言拍了拍苍白了脸,让自己深吸一口气,拿起电话。

    “喂,菲利普先生吗?”(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s..117117111)-- ( 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 http://www.lieshu.cc/46/46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