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

文 / 那一道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们顺着赵飞做的记号,又回到了一开始挖的那个坑,顺利的翻了回去。

    关于这次下地,我只能说,这完全是杰叔的一次错误判断,还好高三链子也盯上了这个墓,不然我们想这次可能会全都折在这个墓里。

    而我们本以为还有些收获,那尸花却刚一出地面见到太阳的时候枯萎了。这让本来挺高兴的狗四儿闷闷不乐了一路。

    高三链子还有那个伙计是和我们一同回去的,其实一路上我有很多疑问想问高三链子,他在那个墓的事时候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又为什么骗我们,为什么要抢走象牙环,只不过我没有说出口,因为我感觉这些东西我追问起来真的没必要。

    杰叔回去安顿好那两个伙计的后事以后,就让我们先好好待在北京,等到有事情或者需要夹喇嘛的时候自然会找我们,我觉得他已经发现我们两个是一张可用的王牌。

    当然,我不止想做他的王牌,我的野心可不止这些。

    我也开始有计划的扩充铺子,并利用我在杰叔那里还有跟沈三夹过一次喇嘛的口碑来拉拢人气,找寻各路人脉,我觉得,要想做出一片天,就要现在北京这块地混出脸来。

    杨莹这些日子一直来找我,她总是穿着一身身我目不暇接的休闲装,她身上丝毫没有那种富家千金的那种咄咄逼人的感觉,相反,她平易近人,她可以为公园门口拾荒的老头买上一份盒饭,也能抱起受伤的野猫焦急的朝兽医院跑去。这让我很是心动。

    她,如同一个天使一般,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我真的会很爱她和她好好的在一起,可我是注定要成为魔鬼的人,所以,我会一直和她好好保持朋友的身份。

    如果有一天,我没成为我必须要变成的人,那么,我会好好待她。

    我们每天穿梭在各大商场,各种小吃街,还有电影院,公园,宛如一对情侣,杨莹的父亲早已经看出来这些,他同我爸说了这些事情,我爸也很高兴,可是我还是在和我打电话的时候拒绝了他想要帮我成家的意思,相反,我说出了一句令他非常震惊的话。

    “爸,我要做的比你强,不管用什么手段,将来的某一天,我不用你传给我搬山门,我要直接夺过来!”

    我用了夺这个字眼,很显然让他吃惊不小。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好!我等着!我的儿子终于要有挑起一番事业的壮志了!”

    继续了一段这样的生活,一天清早的一个电话再次打破了我宁静的生活。

    是杨莹的父亲打来的,杨震东的军火交易似乎遭受到了同行不小的打压,他们联合一个黑势力极其大的人,企图一口吞掉杨震东,他需要我的帮助。

    我问他为什么需要我,

    “因为,我要有勇有谋,你就是勇。”

    我和狗四儿收拾好家伙,我拿起一把匕首别在腰间,这匕首可是我第一次下地的时候捅过粽子的匕首,对我有非凡的意义。其实我更想拿回那只刺到过三眼狼的,只不过我没有那颗勇敢的心。

    我们收拾好防身装备,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ktv找杨震东,我知道,这肯定是一场恶战。

    一下车,我发现ktv前居然还站着几个黑帮小弟,其中就有一个杨震东手下,那个被我一拳打的站不起来的那个。

    他一见我来了,便凑上前和我握手,说:“我已等候小哥你多时了,你好,我们认识一下,我叫张硕。”

    我一想上次把人家场子砸的乱七八糟,连忙也和他握手,说:“原来是硕哥,上次我犯浑有眼不识泰山,砸了我叔的场子,还打伤了硕哥和您的兄弟,真是抱歉。”狗四儿狗四也是和我一起陪笑。

    我们扯了一顿淡后,张硕就说:“好了,事不宜迟,兄弟你请进。”

    张硕带着我进了地下赌场那个房间,今天的赌场没有人,坐着的都是一些黑帮小弟,今天他们少了往日的悠闲,一点街头流氓的意思都没有,真有**的意思。

    我们走上了房间,里面是杨莹和杨震东。

    杨莹冲我微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我们一起坐了下来。

    杨震东说:“小洪啊,今天我就开门见山了,直接谈正事了。现如今北京这皇城根下倒是安静,你也知道我是做什么买卖的,这买卖库房是不能放在这的,咱的库房和厂子都在东北呢,那边最近有一个叫李中瑶的黑道上的人,似乎是受人之托,特意去我们的库房来压一批买卖,指名道姓的要让我去东北,这背后,定是有人搞鬼,现在东北那边库房被控制,我的弟兄都在他的手上,那边我倒是还有朋友,但是我需要贴身保镖。”

    “好!”我点头。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和狗四儿几乎是同声说了出来这句话。

    突然我感觉我们有一种水波梁山的气派!

    杨莹执意要去,杨震东不允许她去,我也对她说,那边太危险,我不希望你出事,最终经过我们一番劝导,最终决定,杨莹就留在北京,杨震东,我和狗四儿,还有张硕和他们几个人陪同我们一起去。

    我们订了晚上的机票,临走时杨莹把我叫到一个包房,说有话对我说。

    我刚一进去,关门以后杨莹突然抱住了我。

    她带着哭腔对我说:“这次很危险的,你可一定要我爸一起回来!”

    我嗯了一声,“放心吧,有我在。”

    我松开了她的手,转身离去。

    我在飞机上睡了一晚上,养精蓄锐,第二天一早就飞到了沈阳。

    一下子飞机,杨震东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要和他在这边的老朋友联合,他的老朋友已经派车来接他了。

    果然,刚放下电话,一辆宾利就停在了机场门口,我们坐了进去,上车的时候我扫了一眼四周,除了周围人看宾利的目光,还有几个盯着我们的。

    一上车我就告诉他们:“有眼线。”

    杨震东笑了笑,说:“这种事情很正常。”

    我们开到了一个别墅区,几个人匆匆走向了别墅,一进门就已经有人在客厅等待,见到杨震东赶紧把他邀进了书房。

    我俩刚想进去,就被人拦住了,那人身高将近一米九,足足高我半头,底气十足的对我说:“自己是什么身份自己不清楚,你也能进去?”

    我冷笑一下,一把扣住了他的锁骨,使劲一摁,任凭他力气再大,也疼的直接跪到了地上。

    “小洪住手!”杨震东冲我喊道。

    那大汉在自家吃了亏,一站起来就要揍我,也被他家主子叫住。

    杨震东对我说:“小洪你在这待会儿,我谈完事情就出来。”

    我点点头。

    临走时我听那主子问:“老杨,这小子是你手下?”

    杨震东神秘一笑,说:“不是,这是我请来的帮手,洪宝金的亲儿子。”

    那人一听杨震东说这个,朝我投来了疑惑的眼神。我冲他微笑回应。

    待他俩进屋后,那大汉攥着手对我说:“小子!光会玩阴招有什么本事,有本事来打一架啊!”

    狗四儿一听这个不乐意了,指着他鼻子大骂道:“你个傻大个,找死啊你?”

    我拦住狗四儿,对大汉说:“现如今我们都为各自的主儿服务,我们目前内斗不好吧。”

    大汉说:“没事,只是切磋。我就想治治你这样的小子,放心,我不会打死你的。”

    我就等你这句话呢,“好,可以试试。”

    我冲狗四儿打电话了个眼神,狗四儿心领神会,这屋子一共四个保镖,如果我把这个打趴下他们一定都会上。

    我们说去外面草坪试一试,临(我的左眼是阴眼s..117117121)-- ( 我的左眼是阴眼 http://www.lieshu.cc/46/465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