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地

文 / 那一道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没想到啊没想到,身边居然潜伏着这么一号人,我又问高阔:“你带着咱跳进这里面是个啥意思?”

    高阔晃晃手里的罗盘说:“你觉得这是结界?”

    我说:“不是结界是什么?”

    万雷在周围转悠了一圈,说:“我从一开始结六坎阵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是一个厉鬼释放的结界,就算着,这厉鬼有百年的道行,怨气一直不断的往上增长,那也没有道理能结出这么强的结界能和正统的道家阵法对抗。”

    我一听这个感觉不妙:“难道这东西最起码得千年?”

    高阔听我蹦出这么一句做出个晕倒状。“真的是个千年女鬼那也就不用这样兜圈子了,掐都能掐死咱们几个。”

    万雷说:“那你的意思是,这个结界,是她一开始就结好的?”

    高阔点头道:“没错。这东西可能从一死就开始施展结界了,这个结界一直没有散去,这只厉鬼是个高明的主儿,用自己的怨气制造结界,又用怨气来养自己,就这样循环复生,慢慢的才能达到这个程度。”

    我想起刚才我还看到了那些死去的人,可我们现在一进来又不知道怎么都不见了。

    高阔说:“刚才我进来时看到抓住你们的手,应该就是这女鬼用死去的魂炼制的魉。”

    这个魉可不是山海经里的怪物,这个魉就是魑魅魍魉中的魉,在我们的传承里指的是被更高级的鬼控制的残魂,相当于魂的碎片,这只女鬼肯定是无法将怨气把魂魄完全包裹,那些自主意识强的就被抽走了一魂一魄,把剩下的没有意识的魂放在这里吓人,顺便杀人继续抓魂,再用这些魂养自己,如果叫这只鬼一一直这样下去,那么不出百年,肯定是要化成妖的。

    高阔拿出罗盘,这个罗盘的指针到了这里就完全紊乱了,他摇了摇头便收了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是这实验楼底下埋着这女鬼的尸身,不出意外的话,那就应该是在这间屋子的下方。”

    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感觉有怨气渗透进了这里。我下意识的看脚下,脚下没有,原来是在庆松身后。

    庆松是普通人,现在在我们这里先最好下手。“庆松!”我喊着庆松,庆松这小子和我配合默契,居然一狗吃屎趴在地上,果然,那女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到了他的身后,我飞身就用铜钱剑狠狠的刺进女鬼的肚子里,与此同时一个翻滚将女鬼压倒在地上,这女鬼是在是丑的不忍直视,可我现在就确认,这女鬼是那天我无意间撇到的那一只无疑。

    这铜钱剑刺过的地方青烟直冒,我拔出铜钱剑来,诛鬼刺眉心,手上铜钱剑一翻,瞄准眉心就去,不对,这是那个学姐、

    我脑子懵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来,刚才看到的还是那个红衣女鬼,绝对没有看错,这学姐诡异的笑了下,看的我浑身法寒,没想到她突然发力,死死的将我摁在地上,与此同时高阔也扑过来,拿着一根小木棍狠狠的抽打学姐,学姐被这一抽,才停下就动作,于此同时高阔一张符贴在学姐的头上,用木棍狠狠的一打,这是张驱邪符,便发出一阵金光,学姐整个身体就燃烧起来,发出凄厉的惨叫,跳在地上打滚,慢慢的就消失不见。

    高阔这一手的确有点狠,不过也是无奈,学姐的一魂一魄已经被做成了魉,灭了也无妨了,看来这女鬼能随便将自己控制的魉变成自己。

    庆松吓得久久不敢站起来,万雷给他提起来,高阔又将自己的小木棍给他,说:“这是根被雷劈过桃木枝,打到鬼身上就相当于皮开肉绽,你拿来防身最好。”

    庆松见高阔给他这个,含泪道:“兄弟,出去我一定请你吃饭,你比他俩靠谱多了。”

    高阔没理他,对我说:“破这种自身带有结界的东西,一定要先找到她的尸身。”

    我说:“那你刚才不如直接把那间屋子的地板敲开得了。”

    高阔白了我一眼,说:“你想多了,要是真那样就能整开我还用跳进这里?破开地板地基还得有吧,地基你怎么凿开?”

    说到这也是,不过我还是感觉不对啊,问他:“那你到这里来就能解决问题了?”

    高阔说:“这女鬼肯定是将自己的尸骨当做阵眼来制造的这个结界,在这个结界里肯定能找到。我们没必要追着尸骨做文章,我们要找的,是阵眼。”

    说到这我就有些明白了,就听万雷说:“那边有东西。”他已经开了灵识,指着东边,拿起他的桃木剑慢慢的朝那边跑过去,万雷感知力一向是没错的,我叫上庆松也就跟在他的身后,高阔在最后面,一直注意着身后,我们这往前一走我才发现,这地方就是以前的学校啊,那前面誓死不拆的老宅子和旧街给我标明了地方,看来这里是过去。旧街加上民宅,这里可能也就是几十年前。

    万雷跑在最前面,突然就结印,发现那女鬼就在前面,我低声说:“小心,别又是勾引我们。”

    说着万雷爆出一阵气场,右手已经拿起朱笔,看起来已经是蓄势待发。而这时的高阔将罗盘放在地上,罗盘呈卦象盘的方式投影出一道巨大的卦象盘,正好将我们包裹在里面,看起来这是个保护阵法。

    高阔又掏出一个小白**,可能是柳叶水,或者是牛眼泪。滴了两滴滴在自己的眼上,看看女鬼,说:“这次应该是真身了。”

    看我们两个怪异的看着他,便说:“你俩看啥,我没有你师弟的感知,还不兴我用这个啊。”

    我摇头说没事,便又回过头瞅着这女鬼,其实我感觉这样才是正统的道士,比起我和万雷这样的,好像有些不传承,说白了就是不像电影里演的一样。其实师父说过,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方法,例如古代的道士一般就不怎么用这些法器,基本都靠着结印口诀还有灵符。师父他们也用的不多,不是因为实力高深,而是因为算不上正派,实在是没有什么样式的传承法术和一定需要法术来施展的法器,传承都是在口诀,手印和聚灵上,只能说方式不同。(我的左眼是阴眼s..117117121)-- ( 我的左眼是阴眼 http://www.lieshu.cc/46/465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