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乌

文 / 那一道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他冷冷的看了我们一眼,继续回过头,手上的锤子一下一下的往下落,铿锵有力,台子上火星四溅,有些零碎的火星溅到他的身上他也丝毫不动弹。

    师父冷哼一声,低声说:“连他也是这个样子。”

    他越过栅栏,刚要走进院子,却见一根冒着火光的铁棍猛地飞来,重重的插在师父的脚前,几乎是贴着师父的鞋子。与潮湿的泥土摩擦发出嗞嗞的声响,像是在警告一样。

    “打铁的时候,不准靠近。”那人冷冷的说了一声,头也没回继续在凿台上那块铁。

    我下意识的攥紧拳头,没有人对师父如此嚣张过,但是师父好像对他的怪脾气却不以为然。

    这人足足打了一个小时,才将火台熄灭,将那块铁又放进了烧炉里,擦了汗,洗了手,才站出来对着我们。

    他问:“你们是谁?”

    师父说:“远方来的老熟人。不知巴吉是你什么人?”

    这人愣了愣,说:“巴吉是我的父亲,你认识我的父亲?”

    师父笑道:“没错,我年轻的时候,曾在云南与你父亲同住过半年,期间你父亲给我造了一对好刀,不过那时候他就已经年近七十,与他分别两年之后听说就西去了。”

    这人依旧不冷不热:“原来是父亲当年的好友,不知前来有何贵干。”

    师父说:“我知道,你们世家都是造刀的好手,我希望你能给我徒弟也造一把好刀。”

    这人听到这忽然笑了:“我为什么要替你的徒弟造刀?”

    师父说:“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他说:“我不稀罕,请回吧。”他说完就转头进屋,师父忙伸手。“你这一会儿还没告诉我你叫啥呢,好歹我也认识你老爹啊。”

    “巴斯乌。”

    “哎,我说巴斯乌啊……你。”

    师父刚迈进屋子一步,巴斯乌转手抓起一根铁棍飞过来,正擦着师父的头皮过去,师父也愣住了,师父左边的头皮上被这飞来的铁棍擦出一道血痕。

    “你妈的!”

    我抡起拳头就冲了上去,我还以为他又要飞铁棍,没成想他转头一拳砸过来,正与我对上,那与我大腿粗细的胳膊上肌肉暴涨,与我冲撞的一瞬间我感觉手上的骨头咔嚓一声。

    我疼得缩手,翻身借着右边的柱子上墙,骑在他的脖子上,想把他扭倒,没成想根本扭不动。

    他抬手把我拽下来,重重的摔倒地上,我感觉脑后一阵拳风,想都不想直接翻身,纵身跳起一拳直奔他面门,他反应也不慢,抬起左手和我对拳。

    就在这一瞬间,我感觉身边一道劲风旋过,师父旋转着冲进我们两个人的中间,一只手抓住我的拳头,一只手抓住巴斯乌的拳头,猛地一扭,我们两个都倒在地上,我还想用力,被师父扭的左手动弹不得,再看巴斯乌那边也是。

    不得不说师父这手以柔克刚来的非常及时,我如果再和他对一下拳头,我不敢保证我的手会不会骨折。

    师父把我们两个甩开,我还想再冲上去,师父一把拦住了我。

    师父瞪了我一眼说:“够了。”

    我心有余悸,也就收了手。

    巴斯乌那边虽然愤怒,但是明显领教到了师父的厉害,也收了手,只是冷冷的看着我们。忽然开口说:“你们可以走了。”

    “哎呀,现在的年轻人。”师父挠着头,让我把扔在地上的包袱拿过来。

    巴斯乌走了进去,居然拿出一把巨剑,那体型堪比神雕侠侣里杨过用的那把中间,他的剑刃往地板上一剁,地板上就出现一道裂痕。

    “趁我还没发火,赶紧滚!”

    师父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打开包袱。

    巴斯乌显然已经发火了,单手抡起巨剑直奔师父的脖子,几乎是瞬间,师父掏出他的两把短刀,双手回探顶住巨剑,师父往后倒退一个趔趄,巴斯乌余力还在,剑刃砍在木柱上,竟直接将木柱砍断,像是在削纸片一样。

    就见寒光一闪,师父越过巴斯乌的巨剑跳到巴斯乌的身前,巴斯乌想抬手,师父膝盖压住巴斯乌的手,刀子顶到他的脖颈前。

    巴斯乌看到那短刀瞳孔忽然放大,随即手里的巨剑脱手掉到了地上。

    “这……这是父亲造的刀?”

    师父把架在他脖子上的刀放下来。“没错啊,你老爹给我打的。”

    巴斯乌从师父手里拿过他的刀,仔细观察,几乎是贴到眼根子前看的。

    看了很长时间他才放下刀,开口说:“父亲一共造过五把出色的兵刃,你这可是‘凌’和‘破’?”

    师父把两把刀摆在桌子上。“没错,就是这两把雌雄刀。”

    巴斯乌表情突变,脸上的冰霜好像被烧炉炙烤了一样化开。“父亲一生造的兵刃无数,让人称赞的苗刀更是数不清,可他认为出色的兵器,只有四把。”

    师父笑着问他:“那你认为出色的刀,有几把?”

    说到这巴斯乌的眼神黯淡下来。“实不相瞒,我自己还没有造出一把出色的刀,我现在认为出色的兵器,只有父亲临终前打造的这把巨剑。”

    师父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他:“你家不是在云南么?十几年前我还想动身去,当时就说你不在云南了,难道你在这里呆了十几年?”

    巴斯乌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侧头看着那烧炉,很久才说话。“父亲说过,要造出一把真正的刀,先是要用最好的材料,我找过很多最好的材料,最终把材料的发源地定在这里,我集百家之余料,炼出好钢,可我就是造不出一把出色的好刀!”

    师父拍拍他的肩膀,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说:“你有没有成品,拿出来我看看。”

    巴斯乌走进屋子,拿出一把像日本**一样的弯刀,放到师父的面前。

    师父拔出刀,也是寒光一闪。他收起刀,丢给我,说:“去耍俩下。”

    我拿着刀走到院子里,拔出刀来,将刀鞘放到地上,这刀像**,我就想着看的漫画里的刀法耍了几下,一刀砍到篱笆上,就跟削纸片一样。(我的左眼是阴眼s..117117121)-- ( 我的左眼是阴眼 http://www.lieshu.cc/46/465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