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如此强

文 / 吻天的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聂千羽赶紧将她扶了起来,很是温和的说道:“好了,没事了。”说着,他偏头看着那何老板:“现在那副统领走了,应该没人出价比我高了,现在这绿罗姑娘可以跟我走了吧?”

    “这个..”听到聂千羽的话,何老板犹豫了下,没有直接回答,那张精明的脸色,也是闪烁着一丝的狡黠。

    看到她的样子,我就知道,这女人还想趁机敲诈,就冷着脸,拿着御前侍卫的腰牌在她眼前晃了下,吓唬道:“我警告你,刚才老爷子给你的钱,足够了,你别想在狮子大开口,不然的话,我就让那个卫军再回来!”

    与此同时,唐泽功也是走了过来,恶狠狠的对着何老板说道:“怎么?禁卫军你们不敢惹,我们御前侍卫就是好惹好骗的?”

    “不敢不敢!”见我们这么一说,尤其是看到我的腰牌,那何老板身子一颤,连连摆手,随后就满脸堆笑,对着聂千羽柔声道:“当然当然,现在绿罗姑娘自由了!”

    说着,何老板更是叫来了管账的,给绿罗姑娘写下了赎身的字据!

    办完这些,我和唐泽功,就跟着聂千羽,以及护送着那绿罗姑娘,走出了青楼!

    此刻已经是后半夜了!到了外面的大街上,放眼看去,空落落的一片,显得很是清冷!不过我们心情都很不错!

    尤其是聂千羽,成功将那绿罗姑娘带离了苦海,脸色始终带着心悦的笑意!

    “兄弟,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回宫了!”此刻,唐泽功客气的和聂千羽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对我招呼道!

    不知道是今晚喝了不少酒,还是震撼聂千羽的实力,我对聂千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此刻还不想走,就笑着摆手道:“兄弟你先回去,我还想和聂前辈多待一会儿!”

    在我说这个的时候,聂千羽捋着胡子,一脸的微笑,似乎刚才和我一番谈论之下,还未尽兴!

    其实我这么做,也是有些私心的,因为此刻我心里已经认定了,眼前的聂千羽,十有八九是皇家供奉,这样强悍的存在,如果能好好结识一下,对我以后肯定大有益处的。

    “那好吧!”见我这么说,唐泽功也不强求,对着我们抱了抱拳,就大步朝着皇宫的方向走了!

    看着唐泽功走远,我就对着聂千羽笑着说道:“前辈,咱们接着去哪儿?若是刚才未尽兴的话,咱们找个酒馆?或者再换一家青楼?”

    “不用了,这种俗雅之地,偶尔来感受一下还行,待的时间久了,老夫也是浑身不自在!”面对我的邀请,聂千羽摇了摇头,然后笑了笑,看着城门的方向:“还是出城散散心吧。”

    我赶紧点头,而就在这时候,聂千羽目光一转,落在了旁边的绿萝姑娘身上。刚才我们离开那青楼,这绿罗姑娘就一直跟在我们后面,或许是因为羞涩的缘故,她根本不敢插口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站在聂千羽的身后,很是乖巧的样子。

    “绿罗姑娘,你不要怕。”此刻,感受到绿罗姑娘的拘束紧张,聂千羽温和一笑,先是劝慰了一句,跟着就询问道:“方才你吹奏的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是谁教你的?”

    “回老爷,那首曲子叫做‘明月心’。”听到聂千羽的询问,绿萝姑娘还有些紧张,就赶紧说着,低着头丝毫不敢和聂千羽对视:“在我很小的时候,当时家境还未没落,曾有一位异人,路过我家,见我聪明伶俐,就传给了我。”

    说到这里,绿罗姑娘很是感触的样子,轻叹口气:“后来父母双亡,家道中落,我就流落成了孤儿,只是这首曲子一直没忘。”说完,她就大着胆子,抬眼和聂千羽对视了下,一双眸子忽闪着,有些好奇:“老爷知道这首曲子?”

    聂千羽呵呵一笑,脸色流露出几分高深莫测的意味出来,没有正面回答绿罗姑娘的话,而是赞叹的说道:“明月心...这名字果真雅致!呼...”随后,他长舒口气,打量了绿罗姑娘一眼:“如此清纯佳人,如此美妙的曲子,本就不该受到那庸俗之地的侵染!”

    讲到这里,他认真的对着绿罗姑娘说道:“好了,你现在自由了,这天下之大,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在看别人的脸色了!”

    “我...”听到聂千羽这么说,绿罗姑娘似乎怔了下,紧跟着就跪在了聂千羽的面前:“恩人,你把我赎了出来,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不要赶我走,我会做很多事情,会好好服侍你的。”

    聂千羽微微皱眉,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就感受到一个无形的气劲,将绿罗姑娘托了起来,随后聂千羽很是认真的对她说道:“小姑娘,刚才我在里面就说了,我给你赎身,不想得到什么回报,只是想恢复你的自由之身。”

    顿了下,聂千羽笑了笑:“你年纪尚轻,刚过豆冠年华,而且如此聪颖,在你面前有大好的时光,跟着我一个老头子算怎么回事?呵呵,再说了,我飘忽无定,四处浪迹,跟着我很有苦头吃的!”

    “我不怕吃苦,我只想服侍老爷你,给你做牛做马,报答你的大恩大德!”聂千羽话音刚落,绿罗姑娘就赶紧点头,原本怯生生的脸上,此刻也是透出一种坚定。

    看到绿罗姑娘如此执着,聂千羽轻叹一声,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我在一旁看着,却是猜出了其中的端倪,这绿罗姑娘之所以要执意跟着聂千羽,也就是无处可去了,刚才她都说了,自己父母双亡,很早就成了孤儿,身世很是可怜,估计也是经历了很多波折,最后才流落到这青楼里面,忽然间,出现一个人给她赎身,并且目的还不是为了占有她,而是单纯的还她自由之身,她心生感激的同时,自然也是无比的倾慕!

    当然,可能还有另一种原因,就是刚才聂千羽面对禁卫军副统领卫军的时候,聂千羽表现的风轻云淡,尽管后来没有真的动手,但是当时聂千羽爆发的恐怖气息,也让绿罗姑娘深深的震撼,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聂千羽年事已高,但却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人,所以在绿罗姑娘的心里,跟着这样一个高人,自己也有了安全依靠,不然的话,就算是自己现在离开了,万一遇到坏人,岂不是刚脱离了虎口,又进了狼窝?

    此刻我心里暗暗揣测绿罗姑娘的心思,也是对她的决定,表示暗暗的赞叹,这姑娘真的很聪明!

    说真的,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呵呵,前辈,你看绿罗姑娘说的如此诚恳,你就答应了吧。”脑子里思索着这些,我也是笑着开口,帮着绿罗姑娘说话!

    那一瞬间,听到我的话,绿罗姑娘很是感激的看了看我。

    “呼!那好吧,既然你愿意跟着,那就跟着吧!”见我都这么说了,聂千羽也不好再坚持,长舒口气,摇头苦笑的说着,然后就大步朝着皇城门外走去。

    这个时候,因为是后半夜,所以城门已经关闭了,不过好在我有御前侍卫的腰牌,所以那些城门的守兵,根本没有严查,就给我们开了门。

    出了城,看着郊外那一片空阔的夜景,我的心情也是豁然开朗,说不出的轻松自在。

    而聂千羽却是一路缓缓前行,似乎心情也不错,只是一路上他不怎么说话,不知道再想着什么,他不说话,我和绿罗姑娘也不敢贸然开口,就默默的跟在后面。

    嗡!

    然而刚走了两里地的样子,忽然间,在我们背后的夜空中,传来了一股恐怖的气息波动,在那气息波动之下,我们身后的那一片天空,仿佛都扭曲了一样!

    我吃了一惊,赶紧回头看去,就看到距离我们身后几十米的半空之上,静静的悬浮着一道身影!那身影宛如浮萍翎羽一般,静静的漂浮那里,宛如鬼魅一般!

    借着夜色,我先是愣了下,就仔细观察过去,就看到来者也是一个老者,身穿着贴身的黑色长袍,整个人玄黑如墨,仿佛融入了夜色之中,一张脸色阴沉,冷如鹰隼,此刻只是静静的悬浮在那里,那身上所弥漫的气息,就给人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

    嘶!

    下一秒,我观察了之后,就暗暗探查了下他的实力,顿时我浑身一震,整个人都惊骇不已,因为此人的实力,竟然和聂千羽一样,我完全感知不到,一样的深不可测!

    只是聂千羽的气势,比较内敛,给人的感觉低调,而这个黑袍老者,却是霸气外露,令人心悸!

    皇家供奉!

    一定皇家供奉!

    内心震撼之下,我脑子里就不断的闪烁着这四个字!整个人也是无比的震惊,心里更是暗暗猜测到,肯定是刚才聂千羽和禁卫军在那青楼对峙的时候,所爆发的气息,被皇宫里面的皇家供奉感知到了!

    要知道,我现在二十级,依靠着神木的力量,就能感知到自己方圆几百米的情况,而聂千羽和那些皇家供奉,这般恐怖的存在,感知力更是无法想象!所以能在皇宫,感知到外面青楼的情况,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尼玛,这皇家供奉,不会是要给那禁卫军副统领卫军出头吧?

    震惊之下,我脑子也是飞快的转动,思索着眼前黑袍老者的来意,很快的,我就否定了刚才的想法,虽然那卫军身份很高,但是在这些皇家供奉的眼中,却不值一哂,要知道,皇家供奉,可以连皇帝都要礼让三分的存在,怎么可能替一个统领出头,并且还是因为女人!

    那他到底做什么?

    此刻,就在我暗暗心惊,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旁的绿罗姑娘,感受到那黑袍老者的恐怖势力,也是吓得不敢说话,缩在了聂千羽的身后!

    而聂千羽却是淡定自若,静静的和那黑袍老者对视!

    “渍渍,没想到号称‘万古云霄聂千羽’的云霄真人,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今天竟然来到了我清云国皇城,我姬某人真是有失远迎啊!”就在此时,两人对视了足足两分钟的样子,那黑袍老者才朗声一笑开口道。

    嘶!万古云霄聂千羽?云霄真人!

    好霸气的称号!

    那一瞬间,听到黑袍老者的话,我暗暗吸口凉气,内心也是忍不住的赞叹了下,同时也是看了看聂千羽,心里说不出的振奋。

    那黑袍老者说着,不等聂千羽回应,打量了下我和绿萝姑娘,目光再次落在聂千羽的身上,继续道:“阁下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就要走了?我身为东道主,不如随我返回皇城,咱们找一个安静雅致的地方叙叙旧,如何?”

    黑袍老者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很是温和,更是透着一丝的客气,颇有拉拢的意味。

    然而面对黑袍老者的盛情相邀,聂千羽却是淡然一笑,毫不客气的拒绝道:“算了,你姬如枫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家供奉,一身的贵气,我可攀不起!我还是云有四海,自由自在的好!”

    “咱们上次一别,少说也有十年了,千羽兄真的不想和我叙叙旧?”黑袍老者似乎有些不死心,语气透着一丝期盼的说道。

    聂千羽笑了笑,摇头道:“还是算了吧,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说什么都是白扯,你现在身份尊贵,时间也宝贵,就别在我这个闲云野鹤的人身上浪费时间了。”

    说完,他看也不看那黑袍老者,转身招呼着我和绿罗姑娘,就要走!

    “千羽兄,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请求了,不过我有一事想要问清楚!”看到这情况,那黑袍老者也不再坚持,此刻语气认真起来,再次叫住了聂千羽!

    聂千羽站住脚步,却不回头,淡淡道:“何事?”

    “你云霄真人,此刻冒然来我清云国皇室,是来云游的,还是别有目的?”这一瞬间,黑袍老者问出这些话的时候,我分明的感觉到,一股压迫性的气息,也是朝着我们笼罩而来!霎时间,周围的气氛都凝重的起来!

    “呵呵!”在那黑袍老者的气息笼罩之下,聂千羽却是一脸的轻松自在,淡淡一笑,就回头看了那黑袍老者一眼:“原来你跑出来找我,目的不是为了叙旧,而是怕我是那些叛乱小国派来的奸细?”

    顿时,聂千羽说完,那黑袍老者脸色就流露出一丝的尴尬,然而一双慑人的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聂千羽。

    “真是笑话,我聂千羽真要有那个心思的话,你姬如枫现在,还能在这里安静的听我说话?什么皇室之争,国土疆域之战,我聂某人从来就不感兴趣!”紧接着,聂千羽淡淡的说着,最后看了看我,笑着说道:“要说和你有关系,那也是我把你们皇宫的一个小侍卫带了出来,不过我们可是君子之交,没有牵扯到什么利益,这你总不该干涉吧?”

    “呵呵!”听到聂千羽如此说,黑袍老者脸色缓和下来,目光也是打量了下我,笑了笑:“这个我当然无权干涉,即使如此,那云霄真人就请吧!”

    黑袍老者话音一落,聂千羽就淡然一笑,也不再理会他,转身就带着我和绿罗姑娘,朝着远处郊外走去!

    那一瞬间,我静静的跟在后面,余光能够清晰的看到,那黑袍老者并没有离开,而是静静的悬浮在那里,目光一直盯着我们,他虽然没有其他的动作,但是给我的感觉,却是如芒在背。

    同时的,我心里对聂千羽也是更加的好奇和钦佩了!尼玛,那黑袍老者可是皇家供奉啊,连皇帝都要让三分,可是聂千羽却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他,毫不客气的拒绝了黑袍老者的邀请,语间还带着讥讽,说真的,当时我站在那里,都是心惊肉跳的,生怕两人一不合就打起来。

    感慨之余,我也意识到,聂千羽的个性太洒脱了,几乎是随性而为,这种性格,让我很是敬佩!

    那一瞬间,在我心里暗暗思索这些的时候,却完全不知道,距离我们不远处的一个土坡上,悄悄的藏着几个人,也在暗暗的观察着我们这边的情况!

    为首的一个,身穿着黑色的盔甲,看上去威武不凡,正是之前从那青楼,灰溜溜离去的副统领卫军,而在他身侧,则是几个贴身亲信!

    当时感受到聂千羽的强悍实力,卫军内心很是恐慌,但是离开之后,通过属下的禀告,得知聂千羽离开了皇城,卫军就立刻意识到,对方不是皇家供奉。所以他就悄悄带人跟踪了出来!打算摸清楚聂千羽的底细!

    然而卫军几个,跟出来之后,刚才土坡上藏好,正赶上真正的皇家供奉出现,那一刻,感受到姬如枫的恐怖气息,卫军哪里敢轻举妄动,只能心情忐忑的继续隐藏着!同时也期盼着,姬如枫这个真正的皇家供奉,能够给自己出口气!

    只是卫军完全没想到,姬如枫和聂千羽竟然认识,两人非但没打起来,最后姬如枫还目送我们离开!

    这就让卫军很是憋屈了!

    “统领大人!怎么办?”此刻,看着我们三个远远离开,那皇家供奉还在半空悬浮,一个亲信,也是暗暗咽了下口水,掩饰着内心的紧张,对着卫军开口道!

    卫军呼口气,满脸的郁闷,暗骂道:“我特码怎么知道?”

    呼!

    正说着,忽然间一道清风袭来,同时的一股强悍的气息,也是弥漫而来,卫军几个顿时一惊,转眼间,就看到那原本悬浮在远处半空的姬如枫,此刻已经到了跟前!

    “卑职...见..见过阁下!”看到姬如枫忽然出现在眼前,卫军几个都吓傻了,身子僵硬,足足冷了几秒后,卫军才缓过神,磕磕巴巴的对着姬如枫行礼,浑身也是冷汗淋漓!

    “身为禁卫军副统领,就应该恪守职责,而不是弄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刚才那人,根本不是你能惹得起的,知道么?”看着眼前满头冷汗的卫军,姬如枫脸色沉冷,语气淡淡的说道,刚才卫军几个藏身在这里,可是瞒不过姬如枫的眼睛,心里更清楚,卫军心里打的什么注意。

    原本对于卫军这样的存在,姬如枫是根本不屑一顾的,但毕竟卫军是皇家的人,所以姬如枫还是过来提醒了一下!

    “明白,明白...”听到姬如枫的话,卫军几乎是小鸡啄米一般的连连点头,而他身边的几个亲信,更是一个个低着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姬如枫不再理会卫军,身子一闪,就离开了!

    而卫军还不知道,等到他连说了几个明白之后,发现眼前没了回应,这才大着胆子抬起头,就看到眼前的姬如枫已经没了踪影!

    呼!

    那一瞬间,卫军如获大赦一般,深深的舒口气,几乎瘫坐在地上,最后缓过神之后,就赶紧带着几个亲信,快速的离开,返回了皇城!

    而在我这边!

    一边走,我也是一边留意背后的动静,最后发现那姬如枫的身影消失之后,我也是松了口气,最后打着胆子对聂千羽问道:“前辈,你和刚才那人...”

    “泛泛之交而已!”似乎不愿意提姬如枫,聂千羽很是淡然的说着。

    我不敢在追问下去,就笑着说道:“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呵呵!”聂千羽淡笑一声:“找一个清幽雅致的地方!”

    我哦了一声,看他一脸的神秘,我也不再多问了!

    终于,到了一处溪水岸边,看着岸边那一片青翠的竹林,聂千羽捋着胡子点头笑道:“这是个好地方!”说着,他回头看了看我:“小友,刚才在那青楼俗雅之地,老夫还未喝尽兴,咱们就在此继续如何?”

    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看着眼前的美景,连连点头:“当然可以了,只是.....”随后,我苦笑了下:“这里既没有座椅,有没有美酒佳肴......”

    “呵呵!”不等我说完,聂千羽就呵呵一笑:“这有何难?”

    说完,就在我的愕然之下,他大手一挥,就看到一张精致的案几,从他手上的储物戒指里飞了出来,紧跟着,两坛美酒,也是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最后聂千羽更是拿出了几张蒲团出来!

    卧槽!

    我几乎是看的目瞪口呆,心里说不出的叹服,完全没想到,这聂千羽如此好酒,身上居然都随身带着这些东西,果然是性情中人,洒脱至极啊!

    在我愣神的时候,绿罗姑娘也是看呆了,不过在聂千羽的招呼下,她很快缓过神,就赶紧将酒坛摆好,蒲团铺好,做完之后,就垂手站在一侧,一副贴身丫鬟的模样。

    “小兄弟,我这随身家当如何啊?”在我回过神之后,聂千羽呵呵一笑,就率先坐了下去,然后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坐下的同时,对我笑着询问道!

    “秒,简直妙不可!”我赶紧坐下,然后由衷的赞叹:“前辈至情至性,乃是高雅洒脱之人,晚辈佩服之极!”

    “哈哈,小兄弟出口成章,老夫也是钦佩之致,简直就是一见如故啊,现在周围没了那些无聊的人叨扰,你我二人,就在这明月清风之下,溪水竹林之前,好好畅饮一番,来!”听到我的由衷称赞,聂千羽很是高兴,说完就拍开了酒坛的封泥,对我好爽的邀请到!(下山虎s..117117371)-- ( 下山虎 http://www.lieshu.cc/46/464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