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音乐新势力 三

文 / 麻衣织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见求助节目组无门,梁伊人不得已,只好抿着嘴,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向一旁眼中带笑的周放。

    “我又没让你非唱成我这样不可,仅测试一下你的气息而已,不学习么怕什么。”周放一脸随和道。

    然而,女人心海底针,天生弱势的女性生来多少有些娇柔,说白了就是公主病。勿怪周放仍是单身狗,只因他有时真的不懂女人,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好吧。”梁伊人非常无奈,心忖出糗就出糗,大不了豁出去了。

    闻,周放当即让一旁的录音师给他拿来纸笔,然后将《气球》的a段歌词刷刷默写了下来,继而递给身旁的梁伊人。

    梁伊人接过歌词,然后看着歌词,嘴里念念有词,似速背。毕竟是专业的演员,强记几十个字倒不会有什么难度。

    半晌,周放见她放下歌词抬头,适时笑问道:“记好了么?”

    “来吧。”梁伊人闻,视死如归地深呼了一口气。

    见其酷似悲壮的俏模样,周放很没节操地噗嗤一笑,安慰道:“不用这么紧张,放松一点,真的,这只是测试,你尽力而为就行。”

    然而,周放的安慰却起了反效果,只因梁伊人本想着一鼓作气,周放这一拖沓,她提起的气顿时衰了一半,急眼嗔道:“啊——哥你快点!”

    “好好,听音乐,跟上节奏。”周放忙不迭应声,不忘叮嘱道。

    这次梁伊人学精了,也不答话,而又一次深吸气,准备。

    周放十指连弹,伴奏起,节奏似阶梯,一阶又一阶攀升。

    跟随节奏,梁伊人卡拍唱道:“黑的白的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蓝——”声音由盛转衰,后戛然而止。

    周放闻声回眸,只见梁伊人已是双颊绯红,就是不知是憋气所致,还是害羞所致。

    而周放却不管这些,秉承主见道:“好,我大概知道了。”迎着梁伊人希冀的目光,单身狗周先生公正说:“事实证明,你的气息不太够。”

    “我就知道。”梁伊人似泄气,沮丧道。

    “没事,气息不够可以练嘛。”好为人师的周放说:“我可以教你一个练习气息的方法。”

    “什么样的方法?”缓过劲儿的梁伊人后怕道:“别又是什么自创的法门。”

    “放心,这不是我自创,而一般音乐老师都会教的基础法门。很简单的,你回头有空可以多练习,用一张白纸条放在鼻尖,吹的时候尽量让它不要抖得很厉害——”周放边解说边演示道。

    闻,梁伊人悬着的心不禁一松,点头应声,同时心忖,只要不用当着镜头练、再出糗就行。

    然而,周放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让梁伊人差点崩溃,“别懈怠,你下次再来,我可是要检查练习成果的哦。”

    有人欢喜有人愁。

    相比梁伊人的愁,负责拍摄的节目组,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真没想到,鲜少在综艺节目露面的周放,其综艺感竟也如此不赖,坑起人来一套一套的,梁伊人更是全程被周放带着趟坑。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能没见过猪跑么,周放堂堂一个借鉴大师,见过的综艺套路,比节目组至今所策划过的怕还要多上十倍以上,而方才的,顶多算略施小计而已。

    “好了,测试完气息,我们来聊聊词曲创作的部分。”周放把握节奏,问梁伊人道:“节目组让你唱作一首歌,有命题么?还是——”

    “有,来时随机抽取的命题。”梁伊人闻声应了一句,继而在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周放,说:“这个。”

    周放接过折起来的纸条,好奇打开,纸条有字——默契。

    看到这两个字,周放一时没忍住噗呲笑了,对节目组的人揶揄道:“不是我说,你们这是要变相征主题曲么?这样不好,要真缺你们跟我说,我免费给你们写就是了。”

    似被周放说中了,节目组的工作人员纷纷尴尬地偏过头,不敢与周放对视,最后还是节目组那女导演硬着头皮杠道:“节目组经费有限。”

    “骗谁呢,赶紧换一个,主题曲我回头免费给你们写。”周放说破道。

    见有利可图,女导演不假思索就应允了,说:“命题换‘第一次’。”

    “诶,这个好,人生的第一次,选择的范围比‘默契’广多了。”周放饶有兴致道。

    “可是哥,我怎么感觉‘默契’比‘第一次’要好创作一些呢。”梁伊人迟疑道:“就像命题作文,固定式的命题比开放式的命题更能精准押题,拿高分不是么?”

    闻,周放摇头笑道:“你所说的押题,就跟某些久不能创作出好作品的音乐人,时常以没有灵感为理由一样,基本都是水平问题,或者才华已经用完了。”

    “一个好的音乐人创作靠的不仅仅是灵感,而是才华。如果所有的创作人都只靠灵感,那这个行业就完蛋了。”

    “如果说,一个音乐人所写的作品完全是靠灵感,那他不算一个好的职业音乐人,而在命题之下,更能看出一个人的功底如何,而所谓的灵感,不过是常年累月的努力练习,及写作背后产生出来的一种‘写作习惯’。”

    “所以,能不能写出好歌,只跟才华有关,才华就包括对灵感的捕捉,对周遭事物的感知。”

    周放的一段解说,虽有黄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但不可否认,相比诸多自由音乐人,少数能为他人量身定做歌曲的专业音乐人,确实要比前者牛哔得多。

    似有所悟,不光是梁伊人,就连在四周聆听的众人,都若有所思地认同点头。

    “好了,长话短说,我们的抓紧时间创作了。”周放打断梁伊人,问道:“小妹,你的人生应该已经有过许多第一次,有哪些是你至今仍印象深刻的?”

    “印象深刻,有好多呢,似小时候第一次学才艺,上大学第一次离家,毕业第一次演戏等等。”梁伊人掰着自己的纤纤玉手说。

    “很好,那你现在能不能就其中一次经历,试着用短句的方式写下来?”

    周放试着引导梁伊人道:“写的时候不用太详细,那样往往很俗,可以像散文,要有细节的句子。”

    似来了兴致,梁伊人一脸跃跃欲试,回道:“我试试看。”(文娱图书馆..115115532)-- ( 文娱图书馆 http://www.lieshu.cc/44/445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