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杀机现

文 / 麻衣织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拿着你,给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条街,只是没了你的画面,我们回不到那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电视里的周放,穿着俨然,英俊不凡,高大挺拔,深情款款的眼神,轻吟浅唱,声似缅怀,微笑难掩内心那抹悲伤。

    好事的后期剪辑人员,还特意剪了一段周放前身三年前的表演视频,长斜刘海,烟熏妆,铆钉皮衣皮裤皮靴。

    两段视频在荧幕左右中分,形象相悖的同一个人,初见着实让人难以置信,似回想起了曾经的自己,继而会心一笑。

    最后,这期的《明星访谈》在林佳希故作勉为其难的应诺中结束了。

    在看过这期《明星访谈》后,许多不曾认识周放的人,开始在网上搜索关于周放的讯息,以至于,这期访谈的对象林佳希事后成了陪衬,而陪聊的周放却收益颇丰。

    要知道,从去年十月,tt音乐被迫下架了周放的所有歌曲后,在没有作品的情况下,周放的粉丝数便一直逐渐回落,要不是期间写了本《何以笙箫默》,及网上零碎的花边新闻时而曝光,鲜少在公众、人前露面的周放,粉丝数怕又将跌破两千五百万了。

    天语使得一招温水煮青蛙,在这个杜绝了盗版的世界就是这般阴毒,说下架你的作品,网上就绝不会让人找到,换作别人,三五年没作品出来,再天才也得过气。

    然而,经过二次《明星访谈》后,周放在网上被搜索的信息又突兀多了起来,千度搜索栏输入‘周放’二字,顷刻便能搜出999+的信息量——

    如果世界上有那个人出现过,那么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

    闻弦歌而知雅意——跨别三年,周放再开嗓——好久不见。

    千年修得同船渡,万年修得何以琛。

    周放笔下的何以琛——满足了女生所有的幻想:江景房、豪车、金牌律师、分手七年洁身自好,绝对不需要担心出轨问题、没有难搞的公婆、高富帅有气质、卡钱包手机随便拿、不刷我卡还跟你急、早餐晚餐家务全包、接送上下班、月事比你还清楚、随时制造浪漫惊喜。

    ......

    一夜之间,周放出乎意料的多了许多各路粉丝,最直观的体现便是粉丝数再次逆势上涨到了三千万+。

    在看过这些后,周放在心中无畏——你天语再强势,我周放也能杀出一条血路。

    再接再厉,周放继续埋头拍摄起《何以笙箫默》。

    时间向后推移,到了一月中旬,《何以笙箫默》的拍摄已进入收尾阶段。

    期间,周放将《好久不见》、《默》两首歌交给的林佳希,林佳希看过后便欣喜接过了,还说以后再有这样质量上乘的歌,让周放记得先找自己。

    对此,周放只能敷衍地应了一声,交情归交情,但林佳希终究不是自家人,要不是为了让《何以笙箫默》的宣传最大化,周放才不愿送出这么好的两首歌给她。

    怀柔影视城,某摄影棚内。

    一处‘医院特护病房’场景,窗外架势着日照灯代替阳光,南边是剧组及拍摄器材放置的地方,正对场景,似舞台剧。

    经摄影师拍摄的画面,实时在监视器中呈现。

    闫雪靠坐在病床,长发稍湿,妆容略显苍白;周放坐在床头左边角位置,一襁褓婴儿在他怀抱中无辜呆着;另床尾两侧还各站着两人,‘何以玫’、‘萧筱’及各自的男伴。

    除顾夏外,其余三人皆是表演系毕业不久的新人,相比那些出道两三年,非专业的小鲜肉演员,他们的粉丝值虽无法攀比,但演技却个个在线,且物美价廉。

    “笑一个,笑一个,笑一个。”

    “宝宝取名字了么?”

    “今天太阳很好,就叫何照,阳光照耀的照。”

    “额,就这样啊?”

    “不是,你这也太敷衍了吧。”

    ......

    近三个月的默契拍摄,演员对自己扮演的角色已是轻车熟路,一场小群戏根本难不倒现时的他们,要不是台词略长,哪怕一镜到底演完都不是问题。

    伴随身处导演位的周海国‘咔’的一声,《何以笙箫默》的拍摄便只剩下最后一镜了,就是大结局何以琛与赵默笙牵着何照的小手,在两旁种满了枫树的小路由远而近的收尾,这最后一镜为求真实,周放选择了实景拍摄。

    红枫树的花期是春季,这最后一镜的场景,柴富通早在几天前便找到了,就在沪市郊区某小学的校门前。

    仅剩一镜无需剧组,周放只带了自家工作室的二十号人前往,而剧组其他人留下联系方式后,便结算了工钱,继而解散归去,毕竟不到一个月就要过年了。

    ——————

    沪市,离机场不远的某酒店包房。

    “看到他们了么?”

    “嗯。”

    “还记得我交代的么?”

    “放心,事成以后,后续的五十万,我会即刻打到你女儿卡里的。”

    蔡悠挂了电话,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远方机场,神色闪烁,时而纠结,时而怨毒。

    “周放,不要怨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自量力吧。”

    ——————

    沪市郊区,某小学门前。

    一辆破旧的银色面包车在路旁一停靠良久,起疑的校门保安上前劝说司机离去,但司机却拿出了一张‘记者工作证’及相机,谎称自己是燕京来的记者。

    校门保安无奈,心忖这些记者够神通广大的,昨天校领导才通知说今天有影视剧剧组过来这里实地拍摄,剧组未到,记者倒先来了。

    见校门保安劝说无果离去后,头戴太阳帽,口戴口罩的面包车司机似悬着的心一松。

    恰时,一辆大巴自远方驶来,在校门前停下,继而一帮拎着大包小包的人风风火火地下了车。

    面包车司机看过周放的照片,一眼就认出了在人群中,似鹤立鸡群的周放。

    校门前,笑闹打趣的欢乐小剧组不曾发觉,离他们不远的大路旁,一辆破旧面包车里,一个不露相貌,还假装记者的司机,抓着方向盘的双手正活动收紧,稍眯的双眼,似有凶光泛现。(文娱图书馆..115115532)-- ( 文娱图书馆 http://www.lieshu.cc/44/445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