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导戏式录歌

文 / 麻衣织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录音棚里外,相隔一层透明的隔音玻璃,里头的闫雪似在聆听歌曲前奏,闭目,略显陶醉、享受。

    半晌,闫雪略微一吸气,继而青涩的声音唱起: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我是浪花的泡沫,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外头,监听调控室,周放、寥城耳塞有线耳机,仔细聆听着闫雪的无伴奏清唱。

    第一段尚未唱完,周放便突兀一蹙眉,双手做出‘暂停’手势。

    《追光者》这首歌,歌词使用的是借物抒情,重点在于以描写的事物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

    唱借物抒情式的歌曲,关键是找准‘物品’的特点,与自己的感情引起共鸣的地方,使‘物品’与感情相统一,使歌声蕴含的感情有所依托。

    周放才听了第一段便喊了停,不是闫雪的技巧问题,毕竟闫雪也算科班出身,从而,原因在情感共鸣。

    《追光者》这首歌要表达的,是歌者对‘你’的情愫及仰慕,简单地说就是平凡的‘我’暗恋上了优秀的‘你’,继而自感配不上而产生的一种自怜。

    现时的生活节奏快,使人心多浮躁,攀比处处有,然而,能从容不迫,优哉游哉的人太少,以至于‘自怜’变得普遍化。

    只要闫雪能唱出自怜,引起大众的情感共鸣,《追光者》就没有不红的道理!

    “她的声音太干了。”

    见身旁的寥城侧头看来,周放解释道。

    “要不加点混响试试。”寥城建议道。

    “拜托,我们这是录音棚,多轨录音,加混响?那还用什么录音棚,出去用电脑,用数字录音就好啦。”

    寥城来之前,周放还怕他对闫雪严格过头,挫了新人的上进心,现在好了,又嫌他对新人过于放纵。

    “嘿,你家新人现就这水平,你又说赶时间,我能怎么办?”寥城怼周放。

    其实,如今的寥城之所以做事畏首畏尾,也是有原因的。他被天语扫地出门,业内封杀的一段时间,家有老小,工作没着落的煎熬,四十多岁的人,已没了年轻人的冲劲,好不容易有个周放招揽他,居安思危,错了么?

    “以前是新人,现粉丝快三百万了。”

    周放没好气地说道:“别人我管不着,但欢乐的艺人出道,走穴、接通告必须唱现场,她要还这水平,怕只会被人逅病。廖叔,现她好歹也算你半个徒弟。”

    “这你说的。”寥城似神情一松,说道:“事先说好,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到时严起来,你可别又护崽子似的。”

    “安身立命以梦为马,作为欢乐签约的第一个艺人,闫雪既幸也不幸。”

    周放说着,眼角余光已瞟到从里头走出来的闫雪,也不怕其听到扎心,谆谆告诫道:“她日后要么是后来者的标杆,要么是后来者的前车之鉴。”

    话落,周放略微侧身,似先前没察觉闫雪的到来,作势一愣,继而语气平淡地招呼道:“先喝口水,调整一下情绪。”

    “好的。”闫雪迎着两人的目光,略低着头,贝齿轻咬下唇,应声道。

    见闫雪这神情,周放嘴角略勾,目光狡黠,似奸计得逞。

    “不行,再来一次。”

    “不行,再来一次。”

    “不行,再来一次。”

    ......

    一次又一次,周放也不说闫雪哪里唱不好,就那么否决着。

    一次又一次,闫雪开始自我怀疑,神情渐渐萎靡。

    时间流逝,一天又将过去。

    下午五点,录音棚。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每当我为你抬起头,连眼泪都觉得自由,有的爱像阳光倾落,边拥有边失去着——》

    闫雪由心而发,自怜神伤的歌声,一字一句接踵入耳。

    相比在旁细心聆听的周放,寥城则有些分心,听歌之余,目光时而瞟觑周放,闫雪一次又一次,似飞跃式见长的唱功,正因此年轻人所赐。

    他是怎么做到的?

    即便寥城身经百战,录歌无数,对此仍百思不得其解。

    恰时,周放摘下耳机,侧头问道:“感觉怎么样。”

    “哦。”寥城闻声回神,忙不迭分析道:“自怜神伤的情绪恰到其分,再一次怕就过犹不及了。”

    “那行,就这版本吧。”

    周放闻声点头,继而隔着隔音玻璃,冲里头神色萎靡,正平复情绪的闫雪,抬起双手,坚起双拇指。

    “周小子,你这用的什么速成方法?”似按耐不住,寥城边忙活边好奇问道。

    “移情,思想可以不同,情感人人相通。”周放模棱两可地应声道。

    “移情?”寥城闻,不明就里,一脸懵。

    “导演导戏的核心——移情与共感,简单地说就是角色和观众的意识融为一体,相当于‘共鸣’、‘身受同感’。”

    “......”

    寥城无语,不明觉厉之余不禁腹诽,mmp!不就录个歌么,你小子怎么说到导戏技巧上去了?

    周放哪管他怎么想,说完便转身,看向里头走出来的闫雪。

    “记住方才的感觉,这首歌以后就以这种感觉唱。”

    “歌是录好了,但不可懈怠,方才你仅是超常发挥,所以仍要多练,温故而知新,懂么?”

    “嗯,我会好好练的。”闫雪闻声点头,语气坚定。

    相比往日的循序渐进,对今日突如其来的严苛,闫雪不适应、不舒服是肯定的,但正如周放的旁敲侧击,作为欢乐的第一位签约艺人,后来者比比皆是,因而她既幸也不幸,机遇与重压并存,她若不想回到过去,唯有紧咬牙关,努力努力再努力!

    “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去休息一下,明天还有mv的拍摄。”周放点头,继而交代道。

    “好的。”闫雪应声,转身出了录音棚。

    “周小子,你就不怕把人家小姑娘给逼疯了。”

    寥城怔怔地看着录音室的门口,轻叹一声,似有感而发。

    “不会,她身上有一股韧劲,那是很多艺人都不具备的,这也是我当初会签下她的原因之一。”周放道。(文娱图书馆..115115532)-- ( 文娱图书馆 http://www.lieshu.cc/44/445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猎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lie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