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贾贵 第743章偏方、偏方(求订阅)

小说:我不是贾贵 作者:石唯 更新时间:2020-10-24 07:40: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完全不晓得徐有福心中计划的龟田太郎,一脸洋洋得意的表情。

  在龟田太郎心中,他不是徐有福的及时雨,徐有福才是他龟田太郎的及时雨。

  依着龟田太郎的计划,后太白居时代就应该通过徐有福及徐有福开设的驴好吃来开启,听说驴好吃和太白居同出一脉,驴肉火烧得味道都是一绝,但凡吃过的人都赞不绝口。

  如此一来。

  青城市虽然没有了太白居,但却有了驴好吃。

  只要驴好吃的驴肉火烧如太白居的驴肉火烧一样好吃,龟田太郎的钓鱼诱饵计划便算成功了。

  假以时日。

  一定会有诸多狗汉奸和小鬼子前往驴好吃吃饭,甚至包括青城市三大汉奸巨头,贾贵、白翻译、黄德贵。

  在没有比这个更绝佳的收集情报的地方了。

  谁规定只能8鹿收集情报了?

  龟田太郎也可以放出情报。

  真真假假的情报,统统可以放出。

  这才是龟田太郎想要的结果。

  到时候必定能够缓建青城市现如今的局面,将独立团、铁道游击队等抗日武装力量给予一次性的……

  这是龟田太郎的野望。

  他要用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胜来告诉那些比他官大的小鬼子,青城市的一把手还是由他龟田太郎担任比较好。

  想到兴奋处的龟田太郎,甚至挥舞起了这个拳头。

  这般难得的意境,却被贾贵给毁掉了。

  故意的。

  绝对故意的。

  贾贵见龟田太郎挥舞着手臂,说了一声,“龟田太君,您不是牙疼嘛,怎么这个牙它又不疼了,改这个胳膊疼了?”

  气氛瞬间凝固。

  所有人都泛起了无语。

  贾贵还真是贾贵,你丫的就看不出这个好赖嘛,这是胳膊疼的意思吗?

  “队长,龟田太君不是牙疼,也不是胳膊疼,是这个手疼。”老九顺着贾贵的意思,小小的附和了一句。

  说罢。

  口风一转。

  忙丢了一个治疗手疼的偏方出来。

  功劳可不能让贾贵一个人全得,适当的时候,他老九也得抢抢这个功劳,不就是一个偏方嘛,又是驴尿,又是驴粪蛋子,这样的偏方他老九也会,实在不行加点这个猪尿,就更加的臭了。

  错错错。

  是完美,更加的完美。

  毛驴加猪,天下一绝。

  “龟田太君,我有一个专门治疗手疼的偏方。”

  一听偏方二字,龟田太郎就脑袋疼,目光恨恨的望向了贾贵,他可被贾贵坑了两三次,至今记忆尤深。

  “本太君不需要偏方。”

  “龟田太君,您别不好意思,这个偏方可不是贾队长那个偏方,不需要您喝这个驴尿,吃这个驴粪蛋子,它就是找点猪粪,把这个猪粪和这个蓉草搅拌一起,贴在您手疼的地方,一天一晚上就好了。”唯恐跑了功劳的老九,急巴巴的说着他这个偏方的主要构成方式。

  得。

  不用驴粪蛋子,该用猪粪了。

  反正跟这个粪干上了。

  “合着还是粪啊。”贾贵嚷嚷了一声,“老九,你这是把龟田太君当了这个茅坑啊,要不然又是猪粪,又是驴尿。”

  杵在龟田太郎身后的老六,从太白居废墟回来后,就一直没有发话。

  一方面是他想不到自己要说什么,与其毫无目的瞎说、乱说,还不如索性当个哑巴,只带着耳朵听,什么意见也不发表。

  另一方面是老六此时有些羡慕嫉妒恨,他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贾贵,看着老九,看着龟田太郎。

  耳朵中传来了贾贵和老九及龟田太郎打诨嬉闹的言语声音,整个人不由得就是一震,一团乱麻的脑子宛如突然开窍了一般。

  他想到了什么东西。

  怪不得贾贵深的龟田太郎的欢心,怪不得老九不怎么被龟田太郎抽大嘴巴子,闹了半天,是这个原因。

  狗日的。

  白瞎了老子这么多的精力和时间。

  早要是知道了这个,就没有贾贵什么事情了。

  贾贵能行。

  自己也能行。

  暗暗给自己加油鼓劲了一番的老六,决定开腔,可不能让贾贵一个人专美。

  都是龟田太郎手下的狗汉奸。

  凭什么啊?

  不就是偏方吗。

  这玩意他老六也有,就算没有,老六也能给他现编一个出来,无非就是驴尿加驴粪蛋子再加这个猪粪,实在不行,把这个臭狗屎也添上。

  “龟田太君,说到这个手疼,我倒是有个专门治疗手疼的偏方。”

  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老六的身上。

  微微镇定了一下的老六,继续道:“这个偏方可比贾贵和老九的偏方好多了,他们的偏方不是驴尿,就是驴粪蛋子,在不就是猪粪,这是偏方吗,这就是排泄物混合体啊,这是把您龟田太君的嘴巴当了粪坑。”

  老六借着说偏方的机会,还狠狠的踩了贾贵一脚,踩了老九一下。

  别看都是狗汉奸,双方可不怎么对付,贾贵恨不得老六死,老六恨不得贾贵亡,至于老九,在老六心中,他已经打上了贾贵的烙印。

  “我的偏方没有这个驴尿,它是用这个落落草、吉吉草、菜虎虫、蚂蚱、樗叶、红杂熬制而成……。”

  “本太君不需要偏方。”龟田太郎打断了老六现编偏方的话语,撇嘴道:“本太君现在需要的是驴好吃快快的开起来,只要驴好吃开起来,就会。”

  贾贵接着龟田太郎话茬子,道:“就会有这个驴肉火烧吃,有这个驴杂汤喝,有这个驴三件啃,龟田太君,您放心,只要驴好吃一开起来,我贾贵自己先不吃这个驴肉火烧,我一准把这个驴肉火烧给您龟田太君拿来,让您龟田太君先尝尝。”

  “我给龟田太君端驴杂汤。”

  “我就端驴三件吧。”见贾贵和老九都表达了他们对龟田太郎的关心,没奈何的老六,也顺嘴说了一声。

  此时的老六。

  有些憋屈。

  凭什么啊。

  “驴肉火烧不着急,本太君现在着急的是8鹿。”

  “8鹿?哪有8鹿啊?”贾贵急了。

  “龟田太君,我们队长说的是,那里有8鹿啊,8鹿要是多,咱们可得躲躲,8鹿要是少,就一个人,咱们就抓。”老九又在捧贾贵的臭脚,就他们这几块废料,还抓8鹿,见了8鹿跑还差不多。

  “本太君怀疑驴好吃开设在青城市内,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啥秘密啊?”

  “潜伏者的秘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