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缘梦录 第五百八十九章 祭红颜入大宗师

小说:韶华缘梦录 作者:唐月汐潮 更新时间:2020-10-24 07:35: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阵狂奔,孟珺桐一口气冲到了泰山的峰顶,过往的那些奇山怪石松林如今都已经没有了,整座泰山的山顶就像是被人活活得犁过了一遍一般。

  放眼望去,孟珺桐看到了山顶中央处,两座矮矮的土堆,土堆前各自插了一块木牌,只是木牌上却都没有书写任何的文字,其中右边的那块木牌上边系着一条淡紫色的面巾。

  孟珺桐认识那条纱巾,那是洛小霞受了秦影的算计后,毁了容颜,项云想方设法寻来的云纱轻丝,为她织成的面巾覆挡伤口。

  来到那个土堆前,孟珺桐的眼中已经是噙满了泪水,她伸手想去摸那云纱面巾,可是当手指即将触碰到它时,却是不由得停了下来。泪水顺着她的面庞滑落,滴在坟前的土地上。

  “小霞姐,珺桐来看你了。”孟珺桐哽咽着说道,此刻山顶拂起一阵微光,那面巾轻轻得飘到了孟珺桐的手上,就像是洛小霞第一次牵起孟珺桐的手一样。

  孟珺桐缓缓得在土堆前跪下,身后的白羽亦是哭成了泪人,艾妮斯虽然不认识洛小霞,但是先前已经听白羽讲了许多关于她的事,此情此景,亦是跟着孟珺桐和白羽也在坟前跪了下来。

  就在这种悲伤的氛围下,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孟珺桐只觉得眼睛火辣辣得疼,但是却再难流下泪来,她将手中的面巾重新系在了那木牌之上。

  “红颜之冢,岂能无名!”孟珺桐手中青锋剑铮得一声弹出鞘来,被孟珺桐反手一握拿在手中,随之一串眼花缭乱的疾舞,以剑作笔,剑气为墨,哗哗而书,一时间整座泰山峰顶都被一股子凌厉的剑气所缭绕。

  木牌之上九个大字‘红颜冢,英雄名,洛小霞。’

  九字入木三分,苍劲凌厉,字字皆有十成十的剑浩然剑气收敛其间,孟珺桐豁然起身,双眸瞳光大盛,一步迈出,刹那间泰山山顶风云变色,原本颜色浅淡的晚霞骤然变作通天赤红的火烧云,自四面八方翻涌而来。

  这一日,祭完红颜,孟珺桐一脚踏入武道大宗师之境。

  “谁道江湖女儿无豪杰,一剑封川洛小霞,震古烁今红颜剑,今朝我孟珺桐,青锋剑,便承这江湖红颜之名,为这人间江湖再添七分巾帼豪气。”孟珺桐仰天长啸,豪情万丈。

  青锋剑出鞘,孟珺桐踏空挥斩,剑出如龙,火烧云有如要将这片天空给彻底焚尽,孟珺桐似是要以剑,斩开这天地间的无形枷锁。

  周围的一切都在山崩地裂之中,唯独这泰山顶上的两座土包方圆五十步,为一片净土,不受纷扰。

  待到孟珺桐收剑之时,整座泰山已经在她的剑下被雕刻成了一柄矗立于中原大地之上的巨剑,远观其剑形会发现,正是曾经那柄红颜剑。

  谁说洛小霞死了,红颜剑断了,世上便再无红颜,孟珺桐便以一座山,还这天地一柄红颜剑。

  至于洛小霞身边埋着的那个人,孟珺桐并没有去打扰,秦影与洛小霞确实是同归于尽,这位魔宫少主,孟珺桐对之有不屑,有鄙夷,但是却也有同情,有钦佩。

  作为追逐在自己兄长,还有洛小霞身后一辈子的人,他做到了世间极大多数人做不到的事,可他偏偏丢失了自己,失去了自己原本的模样。

  孟珺桐不会为他提字,他在她这儿还没有那个资格,但孟珺桐却也不会掘他的坟,毁他的冢,既然他想要陪在小霞姐的身边,那就让他永远得以一个无名氏的身份,陪在她的左右吧。

  远远得,阿温看着天外的异象,看着一点点出现在大地上的那柄通天红颜剑,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异彩。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两柄残剑,缓缓打开腰间的养剑葫芦,一道玄光闪过,养剑葫芦将这两柄残剑一并吞入了其中。

  养剑葫芦在他手中,再不是酒葫芦,而成了类似于收剑匣的东西。

  孟珺桐他们三人下山之时,阿温已经守在了山下,看着浑身上下气息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孟珺桐,阿温仔细得将她打量了一遍。

  都知道江湖的气运总数是不会变的,小打小闹的江湖高手们不算,上到宗师级别那可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特别是大宗师,要成就大宗师那须得多少气运的加持。每每要有一个大宗师陨落,这个世上才会允许出现另一个大宗师。

  江湖上的那些武道名宿,对于武道有着更高渴望的强者们,都明白这个道理。

  洛小霞,项云,如此年轻的大宗师,本该有着更远大的前途,他们的陨落意味着更为磅礴的江湖气运会回到天地之间。

  可是谁能想到,还没有等那些强者们出山来争夺武道气运,便又有一位比起洛小霞还要更年轻的女子,成就了大宗师之境界。

  “你现在这样,打不赢陆危楼。”整整跟在孟珺桐的身后,走了近一个时辰,阿温这才缓缓开口,虽然还是隔了十五步的距离,但是他的话听在孟珺桐的耳朵里,却是那么的清晰。

  孟珺桐停下脚步,转头看向阿温:“我知道,你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阿温。”

  阿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接着自己的话说下去:“你的气在散,走到天山,面对陆危楼,你还是那个你,而他未必还是之前的那个他。”

  这话说的有些拗口,孟珺桐皱了皱眉头,思索片刻抬头道:“既然你提出来,便是有办法解决。”

  “办法有,要吃苦。”阿温简单直接得说道。

  孟珺桐冷冷一笑:“我何时怕过吃苦?”

  “你想象不到的痛苦。”阿温重复了一句。

  “师傅。”白羽觉得有些不安,轻轻拽了拽孟珺桐的手臂:“阿温这么说,一定是很危险的。”

  阿温摇了摇头:“不危险,就是单纯的痛苦,如果熬得过,可以为你夯实出天下间最稳固的大宗师境界,如果熬不过,最多也就是终此一生,留在眼下的状态了。”onclick="hui"